Thursday, July 17, 2008

二度

火车穿梭在丛草中。我看着高大的茅草,一片绿色。火车一站一站地停,乘客交替。列车充满着一股“人味”在空中弥散开来。我静静地倚靠着窗口看着乘客的脸孔。车厢里有年轻人,当然也有老人。

看着穿着时髦的年轻人,我转头望着窗口里的自己射影,自己显得苍老了许多;看着耋耄的老人,更显得自己微不足道;我在火车上想,如何在今天的部落添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我的部落也老了。朋友问,为什么你不再写伤心的东西;昨天萍水相逢说,这个家伙还很年轻就经常写一些伤心的东西。我翻阅开博的第一篇,到最近的几篇文章,我才发现自己的文字的改变走向。一开始在部落写诗,到伤心杂文,又到生活杂文,共累计了370多篇文字。写了这么久,自己最失败的是从来没有一篇文章可以让读者真正开心地来,开心地离开。(我想,伤心地离开的人会比较多吧!)

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曾几度想放下笔更,放下脑里的思绪。但多年写作的习惯已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不写又不爽,脑里累计了一堆的文字如果不发泄出来,脑里的静脉会堵塞,到时恐怕会爆脑。

我无法回答朋友的问题;我亦无法否认萍姐所说的事实。我开始发现,我的文字不再像以前那么地放荡,不再那样地青春。我细腻的感觉也慢慢地沉淀,失去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变质了?我也不晓得。文字的转变,我无法捉摸自己一时的触觉。只有等待时间的飞逝,所留下的文字是我最佳的证据来断定我的感概。

370篇文章,三段不一样的文字,是否接下来的文路要该怎么走?上篇“夏迷”给读者的感觉是色情文字。我愣。或许,我该尝试色情文学,到时我的部落就儿童不宜了。哈。

我曾经提问自己,是否伤心了一年?一年后的今天,我也失去当初的知觉。接下来的一年会怎样,是个未知数。

开博二周年纪念留笔。

9 comments:

SEBASTIAN said...

嘿!一直都抽不出时间(没诚意就没诚意,还找藉口!?)和你聚聚。你人还在那里吗?

对上一次说要约你出来,已经相隔好久好久了,抱歉呐!

希望你一切如意咯!^_^

Vincent Cho said...

其实也不需要太过刻意去改自己的写作风格。那就是你啊!就写自己想表达的吧^^

nottyboy said...

也許你的境界不同了 ;)

christine said...

心境不同,写的东西自然不同。最近的你,生活化许多了。。。反而有点怀念‘犹豫’、‘悲情’的你。。哈哈~

无论写些什么,我都喜欢看滴!!最重要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咯!

said...

你成長了~
不論怎麼寫,都是你
^^

十六夜真人 said...

想些什麼就寫什麼啊
為什麼要顧慮拿麼多??

::: 月圓月缺 ::: said...

你最近的文章很少傷感了
比較生活化了

To Venus:生日快樂~

杉叶 said...

嘿!在这里卖老?有没有欠扁喔?我和萍凡是同年的,都佩你称一个“姐”字哦!
再说“色情”也有很多人看哩,别太介意啦^^

萍凡女子 said...

哈哈,我请你吃蛋糕了哦,当是庆生和两周年纪念吧!

杉叶说我想说的,若要卖老就不要喊我姐,受不起,我的心比你还年轻,哈哈!

还有,我不过说你没事爱吟诗,童诗那一环就不太愁。也许等到你的爱就会不一样,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