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08, 2016

单相思


思念 早已成我今生的
宿命
在 内心的空白里
无垠地蔓延开来

只怕,
只怕 那是我的单相思
困在城市里
纪念你




Wednesday, August 03, 2016

为你 枯萎

当我失去  对你仅有 的感觉  的时候
曾经我很彷徨
慌张地寻觅有过的余温
时间就这样轻易地夺走了岁月的羞涩
无情地把你我的情 慢慢地割舍

我已经 记不得你的容颜
记不得 你的声音
那怕再深  再多的诺言
一切早已不重要
我已不再反抗
思念 却 暗涌来袭

思念什么
我也说不上
一片一片 含糊的画面 散落脚下
因此我的心 慢慢地为你
枯萎

Thursday, May 12, 2016

明镜


每当来到这里,看着自己的部落的荒凉,揽涕而伫眙,心有余力而不足。

xxx xxx xxx 

人总是被情所困,因情而生念;一念三千,不思议镜。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近来,我一直学品茶。佛与茶,让我想起一品普洱——《明镜2008》,茶条细紧结实,色莹黄匀净而鲜活,富有光泽,香气清高。虽然贵为小树茶,但其滋味丰富,回味甘醇,浓爽适口。

茶的色泽莹黄,味道甘醇,香幽如兰,让我们忘了世间的名利,心如明镜,清心,淡雅,攸乐自在,回归纯朴的自然。

人本是人,茶亦是茶,本来无一物。世本是世,无需精心去处世。坐是禅,行是禅,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无穷般若心自在,心的明镜如止水,语默动静体自然。

Saturday, December 19, 2015

2015年12月十九日

亲爱的拉沙王子,

年复一年,我们又来到了十二月。我几乎一年都没有上载任何文章,这篇是今年唯一的篇文。

十二月的冷风飕飕,吹进我的心坎。手指在键盘上移动,心情特别地低落,无力,惆怅而私自怜。

近几个月来,我开始阅读佛经。佛经浩瀚似海,智慧无边无际,取之不尽,用之不绝,而我只不过是尘埃里的微尘众。

众多的经典中,我目前最爱的是《金刚经》,总是在晨曦谧静之时,听一听蒋勋诵读的《金刚经》,心生平静,就如一面镜子,没有涟漪。每当听读经的时候,我会想起在天国的父亲。啊!我昨晚梦见了他,梦见那慈祥的笑容,一个我曾熟悉的笑容。在梦醒之后,心里的悸动依久久不能渐去。犹如,他还没离开过。嘿,你还在吗?

近来心情的低落, 原因总总。最让我感叹的是,那年华的远去,我却没有一一地掌握好,从指缝间溜走了。每当我回眸一看,我耐不住心里阵阵地悸痛,无法自拔地哀伤。世间一切的因果关系都因缘和合,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佛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

拉沙王子,2015年,看似平淡地度过了,平淡得觉得自己少了什么。我开始奢望某些东西,看似可有可无,又好像不可缺一。矛盾的心理又开始出现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是我的一厢情愿,独自在夜里听着自己的说话,没有回应,没人知道。

风,冷风,一直吹着,打乱了我的头发,拔乱我的思绪。我伫立在阳台上迎着北风,好像期待什么。它轻轻地吻过我的脸颊,拥抱了我,而不留痕迹地消失。心里一片荒漠,卷起了层层的沙层,看不清,摸不着,无病呻吟。

拉沙王子,我很想念你。你在哪里啊?想念那消失的年华曾留下的笑声,留下的孤独,留下了一首首诗。我留不住任何人和物。一切皆是一合相,但我却留住了那丝丝的记忆,缅怀过去,那年的月,那年的风,那年的心。
 
Wois留笔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2014的最后一天

2014年一月一号,晴天;2014年十二月三十一号,亦是晴天。

前几日的残云断雨,弄得心里真的不好受,加上天灾人祸,心里的郁闷日益严重。

雨过天晴,天空终于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露出晴天;一个人走在宽敞的公园,聆听鸟语的调情。虽然少了花的陪衬,至少植物的绿与天穹的蓝,舒缓心里的郁闷,慢慢地把它逐出晦暗的角落。

 xxx xxx xxx

今年忘了给拉沙王子写信,也显示了自己的慵懒。

拉沙王子,在这贴,给你补上最后一块八分之一。八年的时光,就这样和你我擦肩而过。时间成熟了当初的幼稚,让我们的脚步更加沉稳地往前迈步。时间亦悄悄地带走青春的岁月,留下的则是一叠叠厚重的回忆,有好有坏,没有让我们选择的余地。

今年的十二月,显得有点冷清清。人过了一定的年龄,总会追求不一样的需求。而这个需求,总会让人无法提起少年的劲与冲动,冲刺少年方刚的梦想。终于,我们在岁月的洗礼中,沉淀了下来,放缓脚步。

(有人说,这不是好事,趁年轻还得冲啊!我说,人需要的是休息。工作不需要一直像使牛劲地卖力,但需要更多的是智慧来平衡生活与工作,这样内心与外壳的素质方能健康啊!)
xxx xxx xxx

2015年的故事,又是怎样地发展,你我都不知道。2014年,我们不再见了。愿未来的一切,大家都能心安理得,平安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