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5, 2011

Ijen


离开了婆罗摩,我匆匆地来到了Ijen。

Ijen是什么地方?名字像似天国般的美丽,却深藏在群山里,一个似乎让人莫记的点上。

这是清晨的深蓝,在大地苏醒之时,悄悄地揭开黑暗的帷幕,为大地点缀蓝宝石般的美丽,深深地把我包围。

这是火山群。第一个掉入眼帘的火山cone-Gunung Rante。

不远的火山-Gunung Raung, 是爪哇岛最活跃的火山之一。远远眺视,它冒出的火山灰像似一种自然的奠祭,是一种祈祷着片土地的安泰。

Gunung Rante 和 Gunung Raung合影。地壳的活跃移动,形成了这个漂亮的火山群。因为火山,这片土地的主人对自然的尊重更加敬畏。他们的艺术与文化,少不了火山的存在。

爬了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Ijen的山脊上。
站在高岗上,一片荒凉。因为荒凉,才吐出它的霸气与美丽的矛盾。


无树,无草。地面上记录着火山的记录,如何侵略,占据,地质化。
我喜欢这样的沧桑与平和。

Ijen是个矿产,主产硫磺。烟一直滚滚地从地面冒出,那是硫磺的主要来源。

硫磺,滚滚地袅起,无时无刻。人们不畏惧地接近它。

看到这些矿工,有点心酸。辛辛苦苦地爬山,为了人们的需求,把这些硫磺送到火山口外,只为了区区的几十块。
随来的老外,看到这样心酸的景画,脱口说了“What the hell of this? They are crazy!!!”
我站在一旁,为这群人感到悲伤,更为那个老外感到羞耻。
他们的幸苦,不是为了人们生活上的方便吗?

硫磺烟,锁不住天上的眼泪,地面的湖水。

这个碧绿的湖,有一只眼睛。滚滚的水,起了泡泡,然后蒸发,飘向天边。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
Some people says
islands and lakes
are a tear dropped from heaven,
lying on the surface of Earth
Mean, the tear on my pillow
is the a lake of your heart
a side of the lake


在离开Ijen之前,回头一牟,看到了老人静静地伫立在枯萎的树枝旁。烟雾开始密锁火山口,为它披上一层面纱,增添它的神秘感。

xxx xxx xxx

自然与自然,人们与自然的相融,让我起了敬畏与学习。
一个原本像似危险,自然灾害多的地方,人类却安全地依偎着母亲的怀抱似的,平和地共处。
自然没有什么害怕,害怕的是人类对它的牟利,带来无穷的灾难。

我来了,我走了。

8 comments:

嘿嘿 said...

那些硫磺还不是拿去廉价卖为老外的!还假人道的叹息!哼!

Vincent Cho said...

当地人为了家人谋生,不得已冒着生命危险啊!

杉叶 said...

当生活空洞的时候,往往怀念起你的文字。图片也有摄人心魂的美。我来了,带走淡淡的感动。

海龟 said...

火山灰像似一种自然的奠祭---这句很有feel!:)老外的态度真印证林悦常说的“剥削加害者论”。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上回去bromo沒有安排到去這裡,下回一定要去 ;)

不錯的照片,改次試下用raw來拍,然後用lightroom來調,會有更意想不到的效果 :)

平阳居 said...

图文并茂的游记,加上细腻的心情描写,让人深深的感动。

爱着音乐的猫 said...

很好的文字记载~
不过各位说什么老外假惺惺地一边剥削一边同情当地劳工就实在是无中生有了~多少老外根本不知道身边的所有用品是从哪里来,是怎么来的~他们生活在舒适的环境与国度,又怎么想象得到世上会有人在人间炼狱中打滚?他们又怎么知道他们所用的东西是地球上另一批人用血汗换回来的?当他们亲眼见到这一切时,能不真切地感受到震撼吗?那是对同类的深刻同情与怜悯,而不是虚伪的矫揉做作!要知道,老外也是人,和你们一样是地球人!

嘿嘿 said...

对啦,不能一支竹竿打翻整船的人!

但是,人心隔肚皮,各有各思,各有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