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8, 2010

第四个八分之一

拉沙王子,

时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它能承担一些重大的事物,也能流放重物的负荷。时间是一种记忆,也是一种抹杀记忆的东西。它是东西吗?好像不是呢!它可以让人一直写,也可以让人停笔写。就这样,快一年了,我迟迟回你的信。

久违了,别来无恙?在这个十二月的季节里,首先我想到的,不是圣诞节,也不是新年的到来,而是你的生日。十二月,好像为你而生,多么欢乐,多么灿烂。

我知道,今年是你的转折点,发生了很多事故。但你要坚强,要勇敢去面对。路,是人走出来的。即使走到胡同里,始终胡同里还是有大宅的旁门可以走出错乱的小巷。

那 天,到了槟城一游,昔日对你的思念,显得越来越少。是不是人在时间的琢磨下,开始学会放开世间的繁琐。在烦琐的事物中,我们开始认清一切的真伪,也开始学 会如何在这种人文的灾难中,让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得来幽香。而你的心,看似越来越淡,开始为一切当着眼中的烟雾,飘渺而无奈。

人,其实很脆弱。脆弱的人,一直弄得自己很坚强。人是怕的,怕生老病死的循环。那天在棺木前第一眼看爸爸的时候,我的“坚强”的心像似破了一个大洞口的决堤,水似洪流地洗漱内心的伤痛。我知道这是你难以接受的事实,但事后,你慢慢地学会接受他的归西。

爸 爸的离去,屋子也只乘下妈妈和哥哥。少了爸爸的声音,多么让人空洞。原来我们在平时没有察觉,爸爸的力量在于他的精神,一种人与人之间,像似不熟,但却是 非常熟的脉络,慢慢在他的圈子伸延过来。来看他的人,即使是他平常不怎么喜欢的人,都来看他一眼,而且是眼眶夺泪的。当你我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都无法招 架得住内心的痛楚。但他走得安详,一脸笑容,也没有什么牵挂。其实,我知道,你一直在想念他。

你一直问我,人为何要来到这个地球?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无法回答,因为这是个循环。

除 了伤事,我还听说,你升职了。恭喜你呢!在这个哀喜交加的处境下,你面对的是无奈的感受。人的一生为何才能精彩?还不是在喜和哀的交融下,历史才不会那样 陈旧无味。有哀与喜,人类才会在生活中学会自我,学会成长。当然生人就是一部五味杂陈的故事,没有你我,也不会成为戏里的主角,或者配角。

不知不觉,你回马来西亚已经一年多了,你还一直在忙,而且忙上加忙。很久很久没有闻到拉沙的飘香。很多朋友都很想念你的拉沙呢!不知道何时才能让你下厨给我烹调呢?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不会那样忙呢?是不是开始觉得时间不够用了呢?

时间是良药,亦是毒药。它可以治疗人们的伤痛,亦可以让人越陷越深。时间曾让你从伤心里走出了自己;时间亦让你在百忙交集中,再次让你迷失了方向。当然,时间列夺了你宝贵的青春,也把你变成成熟的人。时间,是多么地矛盾呢!

拉沙王子,我是多么地想念你呢!想念少年的青春,想念童年的无忧无虑,还有想念大学的快乐。时间一晃,就是几载。十二月悄悄来到月中,一年即将结束。我还来不及准备明年的莅临呢!还有很多事要完成呢!时间就悄悄地跑了。

拉沙王子,是否你还是一样孤独的王子?这是你的第五个八分之一的蛋糕。今年你的心,想必过得朴实无华。无论如何,生活必要的条件就是踏实,不要辜负他人,生活才能永得安逸。

祝你活出自我,开开心心。还有生日快乐。

想念你的Wois启

1 comment:

杉叶 said...

咦,怎么没有人祝你生日快乐呢?
我来得太迟,就祝你圣诞快乐啦~
新的一年就来了,加油加油,一切会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