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味道

昨天审核自己的部落,发现“小说”一栏开篇以来,快要一年了,但里边的短篇小说才有两篇。于是我在自己的档案收寻了一些自己被搁置很久,久未暴露的文章来喂一喂读者的胃。这篇文章曾被虫虫姐姐译为色情小说。

虽然这篇不是什么好文,但也是我的一种新尝试。

xxx xxx xxx xxx xxx


夏天来了。我喜欢躺在夏天的怀里,感受那暖暖的温度。

近来胸襟时不时楚楚作痛,是不是想念他太多了。想念他在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喝着吉灵人的雪煎蕊,狼狈的身影在脏乱的锌屋小巷里摇晃,露出两排发亮的牙齿,还有身上的那股混合味。

他特别喜欢和吉灵人打交道,而且身体充满一种特异的香味。每次见到他对着椭圆型的大镜子,张着大嘴巴,一道闪亮的光芒从靓丽又整整齐齐的牙齿散发出来。他每次都说那是他的骄傲,也是他老妈子的功劳。在乡村的时候,特别喜欢买吉灵人的传统牙粉,刷了牙齿就会特别的亮丽洁白。不信?现在的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村里的人看见他们一家人的牙齿,总是赞不绝口。连马来朋友都说,支那的牙齿真白。

翻开他的照相簿,每一张照片都是露齿的,笑容特别的僵硬。而我从照片中的牙缝嗅到那股迷人的咖喱混合味。

很多人都说,他不是华人。谣言里传了这样的句话:他的祖上来自北方兴都斯坦的吉灵人,学会了祖传的咖喱配制绝密。他的身体混合了咖喱味和吉灵味,皮肤黝黑,威猛高壮,而且说得一口流利的卷舌语;华语,他不会,只会讲福建话。他的福建话参杂少许的马来文和英文,带有卷舌,不像华人的舌头直板板的,这就是他的特色。人家笑他,他笑人家。他在吉灵社会中混了这么久,难免会让人不相信他是真宗的华人。不信也罢!没有理由来让他们相信,你相信我就好。

是不是跟吉灵人打交道久了就会渐渐喜欢上那咖喱粉的味道?每一餐,桌上必有咖喱,不是咖喱鱼头,就是咖喱鸡,或者咖喱咸鱼骨,黄梨咖喱,青咖喱等等。他曾经几度沉迷于研究不同咖喱配制的口味,每天七早八早在简陋的厨房内和芫荽粉、小茴香粉、肉桂片、豆蔻、八角、丁香、红花、贝瑟里叶、辣椒粉、黄姜粉,辣椒等等香料打交道。

厨房内有一张陈旧的长型厨房桌,两个蒸炉,还有一个已被天花板遮盖的天井。桌上叠着沉甸甸的不锈钢碗,都沾满吉灵的味道,阳光透过天花板的一片透明塑胶薰薰地射入厨房里青苔的石砖,显得昔日雍华没落在这个年代。几个麻袋搁置在厨房荫凉的角落,香味从厨房里四溢,他的家就是充满了混乱熏人的咖喱和香料味。曾有一度还以为他自己是Sandeep Bahteja,用各种不一样的咖喱粉来混合异国风情的菜肴。做出来的菜肴,其它不谈,还是原味的咖喱鱼头,咖喱鸡,咖喱咸鱼骨,青咖喱最好吃。

他好像天生拥有吉灵人的味蕾和核糖核酸的遗传,每次吃完咖喱都不会觉得辣,发热,或者飙汗。可是在这样的炎热的天气里吃咖喱,会使身体产生多余的热量。热很好啊!你不是要抱抱吗,可以给你增加暖气;咖喱对自己来说只是一种舶来品,但每一餐都是幸福咖喱,怀中沉缅,是幸福的浮动。这种味道对他来说藏着一股力量,一股蠢蠢欲动的香芬。

作践,我就是喜欢嗅他身上发出异味的芬芳。尤其在谧静,有蛙儿叫春的夜晚,躺在他的身旁,摸着他健硕的身体,疯狂地嗅着身上浓密的咖喱味,茉莉味,瑰味和香草味混合味,触摸心里强烈的欲念,使自己迷醉在吞噬的过程中,分泌出最快乐,最激烈的荷尔蒙,燃烧自己的渴望,让自己亢奋到极点。一直以来,我认为那是世界上最香,最幸福,最快乐的体味,早已经选择把自己的灵魂交付了他,贪念他的气味。

后来,他不再吃咖喱和做咖喱了。因为他的健康状况一天比一天还要差,味蕾一天一天地失去自觉,身体消瘦。直从他验到有一个恶性肿瘤在颈部,他成天坐在那口天井边,喃喃自语。他偶尔望着制造咖喱的钢碗,脸色一天一天地黯淡无光。他就像那些碗,黯淡无色。

他曾告诉我,他爸爸时不时在天井看着他。这个天井让他爸爸得到了无数的灵感,就在某一夜的满月,爸爸在那黑漆的一角成功研制了世上最好吃的咖喱配方,只可惜过后他把配方的版权给卖了某人,什么都没有留给他的孩子,只有那些依然还在原来位子的钢碗,还有一个诉讼的天井。他还说,他爸爸不要他扑自己的后尘,希望他成为大律师,大医生等遥远的梦想,所以咖喱研制的方法都没有留下就走了。爸爸需要他快点结婚传宗接代,为了养子防老,不像他自己走的时候,孩子才15岁。传宗接代?他想都没想过,因为他爱的人是我,从来没想过和我结婚。没名没分,而且我又生不出蛋,怎样给你传宗接代啊?我敲了他的头一下,他恍恍惚惚地笑了起来。让后投入我的怀抱里。那是一个晚上,我们俩坐在靠近天井10米处看星星。天空布满五颜六色的繁星,轻轻地把我们俩拥入大地的怀抱。

他喜欢看星星。星星陪伴着他的童年,年轻,中年。他说,星星会对他告诉秘密,而且给了他最大的启发和坚强去研制咖喱。哈?你瞎说什么啊?没有啊,它真的给了我一股神秘的力量,一种虔诚,坚持去酿制咖喱粉。我看见一颗像似红黄橙色的星星在闪啊闪。

无数的夜过了。一个细雨纷飞的夜晚,他们看不见星星。他的鼻子打了无数次的哈欠,身体滚热似的依偎在我身旁。红血似吉灵额头上点红的色泽缓缓从他的鼻孔流出。我们彼此紧抱,没有出声,亦没有哭泣。夜里无雨,寒风刮起,在蛙鸣的争叫下,他的灵魂静静地离开了我而远走,只留下冰冷的身躯。我不停地从他身上寻觅那熟悉的香味,但那抹抹的香气也随之消失。他走的时候忘记把我的灵魂交回给我。每当夜里阒宁的时候,尤其夜雨和闪电交叉,蛙鸣不停地春叫,我的鼻孔会隐隐地作痒,上瘾那股诱人的体香。

他走了。

夏天,我再次来到他的屋外。他和年迈的老母就是住在那几排简陋锌板屋的最后一间。我凝视着他家那扇紧闭的窗门,被岁月磨得蓬头垢面生锈的锌板,周围野草丛生,花盆上的茉莉开满了花,老妈子也不在了,而蜘蛛是屋里的新主人。整间屋子显得格外孤零,茉莉透出一阵阵无奈的香味;外面有5位吉灵小孩头包着turban, 在干瘪的土尘嘻嘻哈哈地追逐,还有在街头喊破喉咙叫卖豆粉米包(kolukatthai)的吉灵妇女似如在呻呤。微风拂过,混合了喧闹的杂声,使人忐忑不安。

多久没嗅到那吉灵咖喱的飘香,从豆粉米包散发出来,慢慢蚀入自己的呼吸管道里,心胸不禁隐隐作痛,鼻子隐隐作痒。离开破屋的时候,团团的灰尘慢慢地随微风起舞,天空依然很夏天。夏天,我走了,一间破烂的锌屋仍然暴戾在一个没有四季的国度里。

6 comments:

ukgssy said...

有點悲情....

吉零味....怕怕!

:: 子源 :: said...

感受到那回憶時的心酸
描寫得很好啊

十六夜真人 said...

是同志小說嗎?

能夠時刻聞到愛人的體味
其實也是種幸福

christine said...

看后也感受到与众不同的味道!写得真好!

fufu said...

我喜歡吃咖哩
我煮的咖哩也是很好吃的哦~~
在日本的時候每個吃到津津有味醬 lol

你的文章很容易明白
但是我想裏面一定藏著一些玄機是吧?

Wois said...

ukgssy :
故意这样写的。。。看来又有多一位恐印症的人。

:: 子源 ::
谢谢赏脸。。。可能你也可以来一篇小说。。。

十六夜真人 :
被你嗅到。

christine :
你讲到好玄。。。谢谢你的赞赏。

fufu:
你看到什么玄机?不妨摊开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