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8, 2008

巫婆的魔咒

女人不知从哪里走出来插队,背着我,当作没有一回事。她头戴着黑色的头巾,从头溜到脚像地下黑室的隐秘,重重地包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见光就死。她体型娇小,手里拿着两包袋子,她走起路来感觉非常吃力。那宽大的头巾没有把她的体型隐秘,反而透露出一股神秘之感。

队伍不长,我若无其事地让她插队。后来她买了车票,转头一望,原来她是一位非洲女孩,大概26岁吧!我看见她脸上的斑纹,像似虎豹纹条条地从脸颊散布开来。她不笑,眼珠特别的黑,桐桐有神,像似个巫婆睁大双眼怒视。

习惯了一个人寂寞地等候火车。她在离我10米的地方坐得很镇定安稳。黑巾包着她的身躯,偶尔露出一双侨小的双手。

驿站里的乘客全都是大人。突然间,周围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明明没有看见有任何的小孩,怎么会有婴儿的哭声。婴儿的哭声有时大,时小。乘客静静地在等候火车的到来,而我四周眺望。

那位女孩缓缓地起身。我看见她松绑了一条类似布带的东西,布上有着鲜丽的图文。它慢慢地把带子放入黑色的包包里。女孩的动作开始古怪,卸下了一条布带,她好像要进一步卸下黑巾里的某某东西。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清晰,但我还没有看到婴儿啊!我看着女孩静静地坐下,婴儿声顿时停止。

不一会儿婴儿声又开始响起来。女孩把缠在腰围的黑巾揭起,手里竟然抱着一个黑黝黝的婴儿。她在我的前面排队的时候,我没有看见她抱小孩啊!怎么现在手里尽然拥着一位婴儿?

当婴儿不做声,女孩又把婴儿“藏入”黑巾里。女孩好像不敢让孩子露脸,还是害羞什么似的。可能孩子被热着了,声音没有中断过。作为妈妈的女孩,非常有耐心去抚摸自己的孩子,让孩子静静地躺在她黑暗的怀里。女孩的脸孔始终没有改变过,一苟不笑。孩子也不再作声。

后来上了车,我进入别个车厢里。等女孩下车的时候,我隔着一堵玻璃看着她。她手里没有抱着任何的婴儿,手里提着两包纸袋,很吃力一拐一拐地走出驿站。她黑色头巾慢慢地随她的脚步而飘逸,好像一朵黑色的大喇叭花,是传说中巫婆拥有的魔咒。

8 comments:

said...

人家是偉大的媽媽
卻被你形容成巫婆…
你哦…

sheali said...

好像真的是吃人的巫婆似的

夏娃 said...

母爱真伟大
可是把小孩藏起来应该会窒息吧= =

十六夜真人 said...

我在lrt裡也遇見類似的黑人婦女
我真的很好奇他們怎麼藏那孩子的說

CGYAn said...

虽然这位妈妈有点怪,可是给你这么一说,简直好象小说里头很玄的情节,藏着让人好奇的后续。

凡奇 said...

看来她可是小叮当的亲戚吧?

Wois said...

默:
怎么变成阿默了啊?

他给我第一感觉就是巫婆的感觉啊!哈

sheali :
她的眼神会吃人的。。真的。。。

夏娃 :
这个问题我也有想过。我想孩子在她的头巾里已经很久了。因为前20分钟,我没有听到婴儿的声音。也没有看见她抱孩子。

十六夜真人:
非洲人的“智慧”吧!

CGYAn:
我不是写小说高手啊!哈哈

凡奇 :
凡奇啊,看来你对她很有兴趣hor....

::: 月圓月缺 ::: said...

把孩子藏在懷裏?
那麽勁?
不會窒息嗎?

小孩都能藏
如果他們藏的是槍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