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6, 2008

大马医生

2008年5月26日,星期一。

早上去HUKM,我想看皮肤科医生。我在医院竟然找不到dermatology department。兜了一圈,我才知道皮肤科医生只有在星期二出现。要见医生,就得在诊疗所索取医疗letter,然后和HUKM make an appointment。什么烂医院?Sign!

离开了HUKM,去了私人的诊疗所。主医是毕业于印度某间大学。

已进入房间内,一位50多岁的印度医师坐着,脸上没有笑容。我说了一声“good morning”,就坐在病人的椅子上,医生没有回应。

当我一坐下来,我没有等到医生的提问,我就娓娓道来我的病状。说毕,我在等医师的提问。

“When do you get this?”医生看着那张刚被我填上的卡。

"Since last friday."

"Do you know how do u get it?"

这时候我的头上出现三条线。我很不耐烦,直接回答:

“I'm not sure about it. I have no allergy experience before. If I knew how i get it, I'm sure I won't sit here to get the diagnosis from you. ”

过后医生就一直在那张卡写。我看不懂那些可以拿来避邪的文字。

我来医疗所,不会白白地浪费我的钱。于是,我提问了问题。

“Dr., what's reason to cause the red dots on my hands?”

医生回答:

“I give you calamine and antibiotic. ”

"Is it infected by virus?"

此时医生又看了我的手,回答: “I don't know.”

我愣掉。我没有expect你是厉害的医生,但你不可以用“I don't know”来回答我。

"I am sure it is not infected by virus. Because I have no other symptoms like fever, coryza, conjunctivitis, cough, itchiness, or others since I have been infected. Some more the red dots on my hands are in dot form, it is a macule form but not in papule. It might be an erythema." 我解释。

“I will give you some medicines. They are calamine, antibiotic, antipruritic...... ”

"Can you cancel the antibiotic, I don't need it. Since you don't know what i got, why you still give me those medicines?"我不知道那里找来的虎胆,一口气问了他。

"I have no itchiness on my hands. I don't need antipruritic too."我继续说。

“You will get itchiness when you sleep at night.”

我又愣掉,没有办法再问下去。

“You try within 3 days first. If the situation still the same or become worse, u come back to meet me again lah.” 他很不耐烦地回答。

我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他都无法回答我。

领了药,看一看是什么药,原来给的只是止痒药,calamine,allergy drugs.结果就这样无端端被charged RM45。妈的这样便宜的药,charged我这样贵!我想这个医生不是替人看病,而是挤病人的钱包。

我以为毕业于印度的医生会比较厉害,原来毕业在国外的医生的态度与专业和大马毕业的医生没有什么分别,十问九不会?不回答?。

我见医生,就是很想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在一个怎样的环境里得到该病。不管在西马或者东马,很少医生会仔细地回答我的问题,难道病人没有权力知道病源吗?还是医生自己也不会,乱乱开药方?除了失望和痛心,我无法说出内心地感受。

大马的医生啊,请show出你们的专业与知识,好吗?

19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所以咯…也不能怪有些人宁愿自己当医生的…

turtle said...

起初以为你又在说故事,
想不到是真人真事。
你对医药保健果然有一脑,
你真是包罗万象。哈哈。。。

::: 月圓月缺 ::: said...

所以我不喜歡看醫生咯
寧願去pharmarcy買葯
跟他們說感冒,他們就給感冒葯
跟他們說發燒,就給發燒葯
那爲什麽我自己不會去買葯?

btw,你的手還沒好嗎?

christine said...

现在出现很多很会‘抗钱’的医生。。。

g said...

嘿嘿,可能Medicboyz是列外~

Jing said...

吼!竟然有酱的医生!
顶他十句一百句……没有罪的!

Wois said...

Vincent Cho:
自己不能拯救自己啊!

turtle :
该次你可以看我的tag,如果tag着小说,那是假的。如果是tag的不是小说,那是真事。

一点点的医药,我还是会。可以骗吃。哈
在深入研究,就可以当医生了。但我不可能达到的。哈!

::: 月圓月缺 :::
要不可以乱乱买啊!
也别乱乱吃药啊!
我也是不喜欢看医生,除了逼不得已。

christine :
我发现尤其现在新的clinic很多医生都没有职业道德。不晓得他们在上课的时候有没有上医生的职业道德呢!

g :
我还是相信有好的医生,只是少之又少。
对未来的医生期望更大,希望失望不会大。

Jing:
这样的医生多得很呢!不只西马有,沙巴也有很多啊!我不会顶他,我只会把我知道的东西告诉他,然后看他怎样说。身体是我的,我会观察我的身体。哈哈哈

CGYAn said...

倚老卖老的医师? 酱的服务态度,实在不应该。

十六夜真人 said...

我很少看醫生
感覺醫生就像要榨干你錢包的惡魔
我是個窮學生
所以能儘量不看就不看了

你那個醫生蠻厲害的
竟然連我不知道這句話都說得出
恐怖

ukgssy said...

題外話,昨天看到一段很有趣的話,某位部長說,醫生是持有執照的殺手......還好,你是看皮膚的。要不然給醫生宰了也不知道。

字言字語 said...

你的醫學常識,也很好…

這樣的醫生,要告他也難…
我看到,也有點氣…
不要講你當事人…
看那種人,真的是…浪費~!

你的手有好轉嗎?

Wois said...

CGYAn:
没有道德操守的医生。

十六夜真人 :
我也是穷学生。所以就去HUKM,但它就是没有皮肤科。。。很失望。

ukgssy :
近来很多case。那个部长可以高喊“医生杀人无罪”了。虾脑!

字言字語 :
不告他。浪费我的力气。哈!我的手经过自己“治疗”,好很多了。。。我也可以变成“医生”了。哈

萍凡女子 said...

找医生一定要找有医德的。不过,不可以说大马的医生都是那样,也有不错的。
半山芭有个皮肤医生~蔡大夫是著名的,收费如何倒不晓得。

Wois said...

萍凡女子 :
我的手好了。。。哈哈!谢谢关心。

我还是相信大马有好的,道德的医生。只是我见到的,几乎不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从clinic到政府医院。

阿洛 said...

叫他去吃大便啦!

杉叶 said...

第一次来……我大学主修微生物学,可是懂得还真少。敏感是一种很难找出根源的病,所以要多观察自己饮食和环境。可那医生对你说“我不知道”简直太过分了。他也不确定病源,所以给的是broad spectrum antibiotic,假如是我,我相信我也会拒绝。

Wois said...

阿洛 :
叫他有道德一点就好。哈

杉叶:
你好。欢迎你。

我不是修微生物学,或者bio science。但普通医疗的知识我还列懂一些。
我的手出现红疹,依我看是气候而造成。它是气候敏感,绝对不是吃错了什么而敏感。因为我的手除了有红点,就没有其他病状如痒,身体发烧等等。怪就怪在这点。

我一听到antibiotic,我就很抗拒。因为它太多的弊病。
医生主要是医好病人,不懂不要紧,那就别开药方啊!乱乱开药方,就是乱乱医人。这样是没有道德的。
无论如何,谢谢你的关心

Ohbin said...

我的经验哦。。。通常那种医生很容易买MC的。。。而且连医生的脸都不用看。直接和护士讲就可以了!哇咔咔哇咔咔
我最近遇到一个24小时的医生(这种也是要小心),堂熙发烧,从进入诊所到出来,他的手完全动都没有动堂熙,量温度,听心跳,看喉咙,完全没有!RM50!

Wois said...

Ohbin :
你的case和我的差不多一样。他只是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拿了一些没用的药,rm45。这是有licenc的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