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6, 2008

阁楼上的女人

我好久没有沿着那道厚实重拙,发出霉味的木制楼梯拾级而上了。进入这间古屋是,心里一直在抑制不住振荡在心头的冲动。

于是,我加速了步伐,往上跨那陈旧的木梯。

楼上的窗口紧紧关上。老旧的天花板已经被替换成现在的石膏花雕。白色的蕨齿植物在石膏的边沿攀爬。灯光微暗,无人,远从飘来30年代的老歌,悠悠地充满整个空间,阁楼显得凄凉。

我上阁楼,就是来和她扑约。这个时候,她必定坐在镜子的面前,梳理她那长长的乌黑秀发。

我静悄悄地沿着木梯走上,远处的她早已在简陋的楼房里等候着多时。我还没走完木梯,她已赤裸着身子在等我的莅临。我停下脚步,凝视着她。

她在化妆台桥着脚坐在英式的矮椅,在大大的镜子前梳理她那一头长长的秀发。镜子被五颜六色的花雕镶框,而她神秘的脸孔被晨光偏斜,镜面泛起一片蒙蒙的光影,只见到她偷偷地微笑。

我越看,心越痒,越走越近。

可她从来没有发觉我的出现,或许发觉了却故意不理我,让我心更痒。她从我上来那一刻就只顾着梳理她那长长乌黑亮丽的秀发,头发散发出淡淡的玫瑰混合味,是英国贵妇最喜欢用的乳香肥皂。

她的右手高举,让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那坚挺起的右乳房,晨光贪婪地添涂她的每一寸肌肤,乳房像是一座山丘,一座雪白的山丘;长发披在背部直到臀部。臀部丰满润滑,印下几条明暗相间的线条,皮肤细滑亮丽,胴体泛起一身柔柔而又诱人的光彩。她在化妆台前的举动刚中有柔,粗中有细,媚中有拙,静中有动。

诱色透满整个楼房。我无法抵挡那种的诱惑,深深地渗透了脉冲,心藏的跳率越跳越快。

墙壁的时钟滴答滴答滴旋走。她还是依然专注地在梳理着她的长发,始终没有回过头来望我一眼。我不生气,也没感到失望。我专门来就是这样看她一眼。

我密视了她好久,突然背后有一位老兄轻声地问了我一句“你喜欢她吧!”

老兄继续讲“很多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她的赤裸倾倒了。”

“hmmm”我无语的回答。

“明天她就要搬走了。永远离开这里,搬去购买她的人的家。”

听了老兄一番的自言自语,心里突然油起一阵阵酸疼。我很无奈轻轻地提起脚步,沿着木梯而下,不再回眸她的诱惑,而她也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或者说,打从我第一次来看她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

离开了古屋,心里酸酸地,只可惜自己没有把那幅油画购回家。

13 comments:

g said...

那么你也至少把她拍了下来,让大家也可以一窥她的全貌,看看这里是不是也有人为她倾倒~

墮天使-祥 said...

寫的很好。

單憑文字就能很好的刻畫出那女人。

Wois said...

g:
g 啊!这是小说,我有标签。我凭想象写的。


墮天使-祥:
谢谢你。这是写短篇小说的手法。虽然我还不够熟练,但我会努力的。。。

::: 月圓月缺 ::: said...

你開始寫小説了~
真的形容得很棒!

看到一半時在猜着是不是一幅畫
果然沒錯 ^^

Bombomba said...

得不到的事物是最值得回味的。。。
得到后未必会珍惜,
这是人的本性吧,
让她成为你的遗憾吧,
一些遗憾可以让你的人生更完美。。。

Jing said...

写得好生动哦~噢……像真的一样~棒!

Wois said...

::: 月圓月缺 ::: :
其实我一路来都有谢,只是没有贴上来这里罢了。

Bombomba :
这只是小说而已啊!没有什么遗憾的。。。嘻嘻嘻

Jing:
太谢谢你的夸奖了。。。
你也加油!

alysha aka weiwei said...

你好,我是马来西亚中文部落格http://mcblogland.blogspot.com的管理员alysha

之前我无法进入后台,所以迟迟都没有更新,现在终于弄到了,不知你还要参加吗?如果要的话,请到乐园看看哟 ^^

de-er said...

很不错的小小说哦,加油!

Vincent Cho said...

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呵呵~继续写^^

Wois said...

de-er :
还好吧!这篇有些地方我还不满意啊!

Vincent Cho:
在我的档案里,还有很多篇。看我心血来潮的时候,我就贴上。。。哈

breezygreens said...

从得尔的网站散步到这里来。
这小说还真有趣。
加油,要多写哦!

Wois said...

breezygreens :

谢谢你的赞美。
欢迎常来。。现在很少写小说了,因为没有时间。但我会慢慢贴上“旧”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