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9, 2008

富都监狱

这堵高墙在这里伫立了113年。

高墙重重地包围着颓废的白色建筑,早已没有生气,斑点驳驳;墙外涂上斑斓的五颜六色,是墙内何时住过的人用时间和颜色来求恕自己,曾为无尽的忏悔在墙上留下苦涩的丹青。壁画的颜色随着岁月的无情慢慢地洗脱,遗留给人们的是一脸苍白及模糊的错愕。

墙门,紧紧地关上,暴晒在列强的太阳底下。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人走出这一道褐色的铁门。门外,人群熙熙攘攘,匆匆地和这个高墙和铁门擦肩而过,但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看着墙上所留下的图案和字眼。在白天和昼夜的交替,车声和人类的脚步声的交错中,它们显得格外孤独又寂寞,失去了自己光荣的威严,没有声音,寂然地在这里袅视峥嵘的岁月。

高墙斑痕累累,藓苔慢慢地攀墙而入。它瞭望了这块土地的变动,从荒野变成今日的繁荣,从冤魂到罪孽,从英勇到儒弱,似乎被时间的移动而逐渐遗忘。

这里囚了百年的罪孽与冤魂,见证了罪恶的泪戾,无知和无奈;我幽幽地听见里边发出痛哭的求恕,冤屈的呻宁从门的罅隙透出罪刑的洗劫,痛苦与呐喊。呐喊中,沙哑了历史的声音。

我止步,望着寂寞的大门。寒风阵阵地吹来。

铁门,早已在沧桑中失去当年的英勇,埋藏在霓虹灯的光环里,不再夺目和敬畏。路过的人,不再问津墙上的壁画。

历史则永远为座囚狱留下无可磨灭的伤口,在从前或者未来。

20 comments:

ukgssy said...

真的不知道荒废了的富都监狱为何还会保留到现在。

Nicole Tan said...

我常经过那监狱...每当看见墙上的画,
脑袋里会幻想那画家孤独的背阴,
我觉得他伟大,
因为要完成这一幅画一点也不简单,
不晓得有谁知道那画家是谁吗?

字言字語 said...

哈…
都裡是塞車的地標…哈…

我真的没你那麼文藝…
哈…

Wois said...

ukgssy :
荒废快要10年了。。。留下来都不让人参观,真可惜。

Nicole Tan:
墙上的图案是世界最长的壁画,动用了2000little的漆来画。
谁画的,是监犯画的。那个监犯就不考而知了。

字言字語:
我很文艺咩?
对。。那里很塞车。

christine said...

富都监狱就是在hang tuah road的那座吗?

从times square女厕可望到里面的情景。铁网,一片残旧。。。如果有得进去参观就好。

字言字語 said...

講真的…
我只是純粹經過…
不會去想太多。

哈…就是這麼木的生活模式…

Wois said...

christine:
就是。。。
他的壁画其实很美。。。

字言字語 :
以后走过的时候,别忘了多看壁画一眼。
你还可以抱着这样的心态“我现在看的是世界最长的壁画”

戈 哥 said...

每次來KL一定路經這牢獄,起初還以有是啥來,因爲圍牆度上滿了畫。您是從BB回家途中路過的感想罷?
Boy Boy 果然是多愁善感。

Vincent Cho said...

以前搭LRT就只有经过的份,都没有好好欣赏墙上的画…

Wois said...

戈 哥 :
我去玩的时候要经过。哈哈

Vincent Cho :
壁画慢慢脱色了。。。开始模糊不清了。。。

zhengweii said...

人生活的环境其实是一个大监狱,一个小监狱外面套着一个又一个的大监狱,一层层,一重重...逃出一个还有一个,只能为自己争取一个更大更宽敞更适合的空间...

字言字語 said...

兄弟啊…
我知道它本是中立的
是自己的觀念不對…
所以,每次有機會經過時…
都不屑與它有什麼衝擊產生…

哈…

Wois said...

zhengweii:
监狱得不到自由的哦!

字言字語 :
我不觉得它是中立的。。。哈!

只需要看它一眼,不需要和他发生关系啊!哈

字言字語 said...

好啦…大大…

請原諒我没那份情懷…
(求饒ing)

哈…

Wois said...

字言字語 :
哈哈。。
别求我啊!求自己吧!

otaku.yeng said...

他像一座废墟!

Wois said...

otaku.yeng :
根本就是一座废墟。

zhengweii said...

是因为我们内心不自由,即使得到了自由也不堪忍受从而逃避自由……

Wois said...

zhengweii :
内心的孤寂,把自己囚了起来。

zhengweii said...

什么都是习惯了就好了,习惯也是享受,比如习惯了寂寞,习惯了烟的味道,习惯了歌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