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0, 2007

Viva

昨天又度过了一个重大的考验,论文试问。

试问场上坐满了教授。我一个人站在前面演说自己的论文成果。对着那些奇怪的教授,我从来没有抱着很大的信心。因为我知道,不管自己表现有多好,始终免不了被“射”的命运。就如有我所言,我真的被第二批改官不断地“射”问问题,对不对也被射,射到我一寸肌肤都没得剩。不只我中招,连几位朋友都“死”在他的问题上,让我们憎恨死他了。也许他要秀出自己的“厉害”,问一些无厘头又没有逻辑的问题不断来刁难我们。虽然我很不耐烦,所幸我憋着气,勉强牵带着笑容忍住内心的烦厌回答他重蹈复撤的问题。突然,我真的有点看不起这样的人,感觉他在滥竽充数,自以为是。

试问完毕,我领回三本笨重的论文。那时的心情有点愤怒,有点伤心,亦有点高兴。我打开第二批改官的那本论文看一看有什么问题,但里边很少有红字和评语。他只在每一个chapter上批了两个英文字母,OK。回想他在几分钟前故意的刁难,我公然忿怒地心里骂了他一句话,变态,然后才推开门走出去。

完成的试问,接下来就是修改论文,然后等待回去西马。大学的生涯也要告一段落,开始投入社会大学。心里高兴地呐喊“Viva, Viva”,比起胜利的手势期盼下一站的开始。

6 comments:

enoch said...

说起论文,真是可歌可泣。以前我也头昏脑涨过,不过,可以过关就很开心啦!

那些考官,他们已经把自己锻炼成“无人性”啦,别放在心上,不值得!

好好整理心情及思绪,走上人生另一条道路吧。

你的人生,才要真正开始哩!亢奋吗?

Wois said...

对对对!我开心就好。。。

有你关心,我岂不能亢奋呢?

凡奇 Frankie said...

其实来到社会工作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所以你应该谢谢他啊。

Wois said...

frankie:
说得也是。我没有不感激他的。。有他,我才能毕业嘞!

凡奇 Frankie said...

那就好了。有人说:“换个角度,小人变贵人”

Wois said...

frankie,你说得好。。。。!!!
所以我生气后,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