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1, 2007

五岁的Course Mate

来到象牙塔,认识了很多来自全马各地的朋友。其中有一位比较特殊, 她和我一样都来自北马。她今年才“五岁”,是我的course mate。她不是天才,也不是神童。她是一位普通善良的姑娘,有一颗天使的心,不做作,不欺人,不骗人,也不讲人的是非。最厉害的是她练得“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的奇门上等功夫,让我们班上的同学个个佩服得五体投地。曾叫她授几招来“防身”,她终是装傻。也许是她发功来躲避我们的要求吧!

初到大学的时候,我从来没见过她。第一次留意到她的存在是上古生物化石这堂课。她的手里终是拿着厚厚的教科书。为了跟她借那本书,于是我走上前跟她调侃了起来。从那刻起,我们的友谊就开始渐渐地形成。

某一天,有意又无意中让她看了我一些关于爱情的杂文。从此她对我的第一个印象是爱情专家。不久她就在爱情这一科目碰上了钉子,得了一个红字。不管她那奇门的功夫有多好,还是逃不了爱情的失意,逃不了眼泪的追捕夺眶而出。当时朋友不多的她就不停地送短讯来缠着问我,何谓爱情,爱情有什么等等的问题。我不是很了解她,所以答得有所保留让她自己去思考。记得有一封她给我的短讯是这样写的:还以为你很懂得什么是爱情,而且写了这么多爱情的东西。但我很失望,原来你什么都不会;那时候我深深地感受到她的落寞和无奈。但我又不是爱情专家。我只能保持沉默,再没有去回答她的难题。

时间是治疗爱情伤痕的良药。不到几个月,她终于从旧伤痊愈,而且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当一个人溺在爱情的滋润里时终是春风满面。她也不列外。辗转,她啪拖已三年。时时看见他们俩那灿烂的笑容及恩恩爱爱,羡慕死我们周围的朋友。有时还觉得他们很肉麻。

“气死我了”是她的口头禅。这也是她的死穴。当她一讲这句话,调皮的我们就会有样学样,撑着腰也对她说,气死我了,她就无法再回击我们。偶尔,我们彼此笑了起来。

这几年来,我们的友情指数爆增。我们一起学习,旅行,做实验,一起度过了无数的风风雨雨。我们也分享了各自的成长经验,互相扶助,亦从经验中成长。但时间夺走了我们快乐与哀愁的日子。不久后,我们也要各奔前程。我只能感慨和无奈地叹气。但我相信,我们的友谊会一直长流。

今天,是她的寿诞。特别来说,她才五岁,而且二月29号和三月1号是她的生辰。如果严格来说,她四年才生日一次,三月一号是不算的。这也意味今年她应该是没有得庆生日的,要等到明年才满“六岁”。

无论如何,阿芬,祝你五岁生日快乐,年年那样青春美丽。送你诗一首:

清香二九生槟屿,
芬芳四溢到风城。
生日收礼满怀喜,
日曦普照迎佳音。
愉快笑声窜窜流,
悦欢积攒喜安福。

5 comments:

Jackie said...

我在想到底是你去读那五岁的Course,还是她呢?说到底,我只是想知道那是一个怎麽样的Course?为什麽会有五岁的学生?

Wois said...

Jackie:

你没读完吧!她二月29日生。四年才有一次二月29。今年没有。。。。哈哈哈!

Jackie said...

我当然有读完,只是对你说的Course有兴趣而已,所以顺便问一下.

Anonymous said...

hoho...im the coursemate la...very cute 1 n beautiful 1 u knw...hahaha...hope tat every 1 like my story so...thanks Joo,my friend so...

From: Rabbit

Wois said...

Miss rabbit:

Why you are so late to put your comment here oh... ai!!! thought what were you put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