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3, 2007

素食VS红包

在大年初一时写了一篇“红包”。想不到昨晚在亚庇佛堂里得了今年丁亥第一个红包。这要感激调皮小孩,阿荣。

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没有回家过节。那年我没有得到任何的红包。一个人庆新年有点感到落寞,凄凉和乡愁。宿舍空荡荡的,连呼吸声都能听得到。妈妈每天都拨电来问候。虽然没有回家,但是我能感到家里丝丝的暖意。那种感觉都比红包来得更有意义。

今年,也步入了最后的学期,我亦没有回家过年。心想历史也许会再重演,又起了挣扎。这次变得更聪明,在新年莅临之前,约好了朋友去庆祝。这样和几位朋友过了除夕,初一,初二。。。。。一个人过节感到很无奈。有人陪伴过年也感到无奈。是什么东西搞到自己那样的虚无?方发现,原来少了红包。我不奢求,只给我一个红包袋我也会感到满足了。问题是,没有人给我。所以从除夕那一夜起,我抱着红包的渴望。我想,这个平凡的渴望将会一直延续到大年十五才停止。

初五,开工吉日。学校没有上课,阿荣就约了我去吃饭。咱们就在晚上七点出发。阿荣没告诉我要到哪里吃,他只说吃素。好,素就素。到了吃素的地点,建筑有三层楼高,立在居家民宅之中。阿荣,这是什么地方?阿荣回答得很冷静,佛堂。

步入佛堂,先生小姐们非常热情地款待和问候到来的宾客。我不感到陌生,感觉很舒服自在。uncles auntie们很friendly,气氛很祥和。我和阿荣一边吃素鸡饭,一边叽叽喳喳地闲聊。

说好了是吃,所以吃完了就要扫扫屁股走人。临走之前,佛堂的一位uncle就和我们两问候起来,叫我要经常来坐一坐,念念经。我愣着。

在离开之际,uncle掏出一封红包给我。我很paiseh地接了过来。我不敢说恭喜发财,怕那位和善的uncle不喜欢,只贺了一声新年快乐。我真的看见他脸上盈和的快乐,出自内心的快乐。我也快乐。

出乎意料地得到一封红包,我感到万分的惬喜和感恩。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沙巴拿到的红包。我没有打开来看里边有多少钱,我想我会让它永远的那样封着,好好地藏起来。

10 comments:

Jackie said...

恭喜你!拿到第一个红包.
我已经有15年plus plus没有拿过红包了,每年都只有给的份.鸣~~ :(

Wois said...

jackie,我的那份呢?嘻嘻嘻!!!

vanille said...

那你会不会常去那里吃斋。。。念经?:-))

Wois said...

Vanille:
我是小乘佛教。

不会常去吧!念经,我会念的。。。

nottyboy said...

跟我出來都有好處的啦哈哈哈哈....不用客氣拉 ;)

Wois said...

阿荣,几时要带我去拿红包ko ?

vanille said...

什么是小乘佛教?
nottyboy,
wois 已经是你的人了。:-))

Wois said...

大乘佛教认为对方只求自我的解脱而不愿意度人,相对的大乘佛教自身注重度化众生.

vanille,你怎么讲我讲到我是他的情人?世界大乱!!!!

nottyboy said...

我不搞屁股的哦.....

Wois said...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