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1, 2007

1/1/7

在2006年最后几分钟,我唱了最后一首歌〔丝路〕。
不再会,2006年;欢迎,2007年。
心里有点不舍。感叹时间的无情。怎么一个人在房间过呢?
我听着烟火的爆声。我想山后现在放着艳丽的烟火吧!乒乒乓乓响个不停.



心里的烟花更绚丽,放个不停。朵朵在空中洒下。
自己对自己说:2007年快乐!


0.07am 1/1/2007

4 comments:

凡奇 Frankie said...

平静的过也并非坏事啊。

Wois said...

是的。但一个人孤单地过是件非常可怜的事。

凡奇 Frankie said...

别这么想,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与心爱的人一起过的。

Wois said...

习惯就好!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