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1, 2006

八月三十一日

今天是八月三十一日。人累累的,今晨四点多才从斗湖回来。

在国庆12点凌晨正的当儿,我一辆车,三个人还在热带雨林里行车。外面毛羽细细,迷雾时现时藏。周围乌漆一片。我眼松松地悃着,躺在车垫上。车里静得有点让人疙瘩。

在斗湖和拿笃呆了四天,拍了好多照片,拿了好多样本。完成任务。但实验室的实验,样本一一排着队,还等着我呢!这次的旅程,当然花了不少金钱,心里在愁着。回来亚庇后,整个人感觉超累,什么都不理了。还是睡个觉,冲冲电比较有益。我累昏昏地躺在自己的床上,非常舒服,一睡就是几个小时。

路上的车,来往不停。这星期是学校的毕业周,准毕业的学哥学姐开始陆续涌入学校来。学校热闹的很。但车子多了,就有点不自在。车声扰乱,让我难入眠;礼堂外的布置得令人醒目,颜色斑斓。我错过了前几天的节目,今天打算下去走走看,毕业周市场有什么好玩的。

我期待什么的?去玩吗?去休息?还是快快毕业?自己的期待,终是含糊不清。

前几天的“女人病”康复了,但我心里依然还是那样的低沉;今天的天气有点反常。一半蔚蓝,另一半乌云密集。我提不起劲来,看着马来西亚又年长了一岁。49岁快乐,马来西亚!当然,也哀吊戴安娜在1997年的不幸。


31/8/06

2 comments:

凡奇 Frankie said...

已经有一年没去tawau and lahad datu了,那儿一切安好吗?

Wois said...

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