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2, 2006

失望

当我一个人孤立地站在
冷清的巴士站时
仿佛 被遗弃在 一个黑色的隧道里

我望着 被崭过的道路
痕迹累累地烙印伤鳞 的蹂躏
曾经 在 雨中呐喊 但无人听到
今当如也!

我随着伤痕的痕迹走去,
在金黄色的月光招引下
走入 自己的世界, 是梦非梦!

我咆哮 地挣扎
但 脱离不了 身上退色的颜色
隐隐约约 在黑暗中
深埋着 踌躇的伤感。

叹!
只能在 口角溜走
留下曾经 有过的声音
而消失 在萧瑟 的 寒宫。17/1/6

5 comments:

凡奇 Frankie said...

是谁将你遗弃,
是谁让你呐喊,
是谁走入自己的世界,
是谁埋下了踌躇的伤感,
是谁在叹息了?

Wois said...

还有谁?只有爱人有着那个揶揄的脸孔和魔力!

凡奇 Frankie said...

我觉得那是你自己。

Wois said...

你不明白。也许你不懂。算了吧!祝自己快乐!你也快乐。

凡奇 Frankie said...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迎接所有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