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每天的晨曦,束光探入我甚小的窗口,微风缓缓地涌入,摇晃我的梦。

每天清晨,我一个人,走在人群里,匆匆地来,也匆匆地离去。擦肩而过的,只不过是个陌生的人。你我都不对视,没有微笑,脸部更没有表情,木纳地等候目的地。

我从15楼遥望这个城市,城市的钢骨森林慢慢地伸延过来,让人窒息。每一座大厦,拥有者数千人的梦。梦一直不断地编织,累的不是人,而是这座城市开始越来越复杂。而城市人的梦太拥挤,却没有付着灵魂来看谷里的围城有多牢固。

在梦与梦之间的现实与真假,人们无法辨识。拥挤的生活,枯燥的繁衍却令这座城市更脱离了淳朴的快乐。

我无法去辨识那些人们脸上的真伪,只因我深深地陷在深谷的浓雾里,拔不开深锁我的烟雾,迷幻了我的双眼,让我无魂的体魄在游荡其中。

谷里,近乎每晚的晚霞,淡淡地染红天际,像似城里的人流出的鲜血,在祭祀日的梦,远远地伸延,蔓延了整座城市。

6 comments:

蜻蜓芳芽 。麦文 said...

很喜欢这种谈谈忧伤的记载。活在这座城市里我感觉到无边的孤独和寒冷。我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不知道是真是假。或许两者都是假的,我根本从未醒来。

有时我坐在火车里的那一刻,我看到天空下的城市是无情无爱的。我就好似在这天空下的几片嫩叶,终究见不到炫目的阳光,只因天空一片阴霾 ....

原来,灵魂有是终有,无时终无,终究是南柯一梦,到死必空。

bluecloud said...

梦...有时候夜里的梦,不想它出现,它总是随着我...梦,生活中的梦想,最想它出现,它却因现实离得我远远的...

Vincent Cho said...

有时候我也会自问,我们现在所处的万物栖息地,会不会是在彼此的时空发的梦?

christine said...

所以当初我选择在我的家乡工作而不是在城市。

[SK] said...

發那麼多夢?? 熱氣啊?? 呵呵~~ :p

fufu said...

erm... 我很少發夢的...是好還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