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6, 2010

残留的梦

月,像似一只才睡醒睁开的眼睛,
把乳白的光线轻轻地投射在我的身上。

它像似淘净了我内心的空虚
在谧静的深夜里唱着寂寞的声音。

前方的路途还很遥远,
黑漆漆地不知道往哪个方向伸延。

我却迷失在这样惺忪的月光里
和前方的模糊, 徘徊在深夜里。

月光是岁月的黑洞,
把我仅有的记忆吸入其中
不留痕迹地让我记忆淘空。

我无法去估计,在月和岁的侵袭下
多少次让自己在欲念中焚身,我们擦肩而过?

我无法去记录,在夜光的招引下,
我无奈的凝视 走入自己的梦乡里织梦?

或许,因为残年遗留的梦的余温
我还来不及保留,而它逐渐地离我远去, 留下深遂的洞穴。

这个洞穴就在今夜皎白的月光照影下
弥补那年的空虚。

3 comments:

[SK] said...

夢過了之後, 就是要清醒的時候了..

豆芽音乐教室 said...

好久没看你借诗泄情了。

是亦梦,非亦梦,不管残留的下来的梦是带着香茶香的梦,抑或是带着撕心般痛苦的梦,一切都在继续着,笑着也好,哭着也罢,有时觉得无论我如何挣扎,似乎也由不得自己做太多的主,想必wois弟也有同感。

有时我会觉得,快乐不是永恒的,痛苦却是永存的。唉...

Chris said...

好久没来了, 你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