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不知

跺脚,走在冰冷的石灰岩上
感受那年的流水
勃勃地孱流。

流水,穿越了万年的沉淀
侵蚀着菱角
圆滑了边陲的沉默。

野火蔓延
熊熊地燃烧着寂寥的空洞
在褐色干瘪的撩野 曼舞。

火遇水,
瞬间熄灭 像似我深埋的心
撩起袅袅的烟雾,不知往哪儿飘去。

4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你的火还不够强大,是火山的火焰的话,可没那么容易熄灭。那样是不是代表你懂得,你的心归何处?

[SK] said...

到最後, 是水把火扑滅了, 還是火把水都蒸發掉了??

十六夜真人 said...

又水又火的
我還是希望河里的水多點
沒有水人類就很慘了

Chris said...

好久没见, 恭喜发财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