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3, 2009

乡音

听了Ai Fm的吉安乡音考古,访问一个日本人-大岛广美,来考察大马华人的客家方言,真的让人汗颜。

大马华人的方言随着时代的变迁,渐渐走入“濒临”边沿。在这些方言当中,不是全部的的方言都会被埋没。走入濒临的是,少数的语言,包括了客家话,福州话,琼州话,潮州话等。但越来越广受大众欢迎的广东话和福建话,则引起了一股学方言的热潮。

时下的大马年轻人,几乎只对广东话有兴趣。一些不常用的方言,比如客家话则让他们看不见“市场”的需求而渐渐遭到淘汰。不是全部的年轻人不肯学华人方言,而是他们想学的是有市场价值的语言,比如广东话。

在吉隆坡,福建人和客家人居多。但因为广东话的倾入,导致福建人和客家人都被广东化,连华语也被遭殃。电视上的节目,清谈,电视剧或者媒体资讯,除了华语,都以广东话为主要第二个华人媒介语。就在这样环境的熏陶和影响下,大马华人渐渐被广东化,而自己的方言则渐渐软弱化。

一些年轻人则为了“时尚”,想要在首都混生活,自然而然地抛弃了自己的方言,而学讲广东话,希望容易融入当地的生活。朋友曾对我说,如果想在首都生活,必学广东话,其他方言不便沟通。连友族也深受影响,一开口就是广东话/福建话。这也导致首都的福建人忘记了福建话,只会客家话;怡保的客家人则不肯说客家话,只说广东话。

不是大马的年轻人不想学方言;不是大马的年轻人放弃了华人方言,而是他们想学的不是自己的方言,而是有市场利益的方言。他们想学的不是客家话,不是琼州话,不是福州话,也不是潮州话,而是广东话,或者福建话。

即使他们学会了广东,福建方言,其语言也不带有本土色彩的方言,也失去了一层历史和文化的意义。因为学习的对象始终还是港式的广东,台式福建,而不是带有本土的乡音。这也是大马华人的方言面对的第二个挑战。

当一种语言被削弱的时候,被边沿化的时候,,甚至被认为是羞耻的时候,不被认可的时候,它的存在的价值就显得失去重要的光环,失去的一种保护层,也失去了趋势,也失去了象征性的意义。它会慢慢地被时间吞噬,会慢慢地消失在你我之间,消失在这片国度之上。

我觉得,方言不会消失在大马华人的圈子内。消失的只是微弱的方言,强势的方言则会更强势。消失的是本土的色彩,留下的则是,早已失去的本土特性的方言。

13 comments:

ღ 带刺の蝴蝶 ღ said...

我是客家人,惠莱客。
可是我不会说,我只会说河婆客。
因为生活环境的客家人大部分都说河婆客。

这是我现在面对的问题,没有人教我了。
因为公公爸爸妈妈都不会说,婆婆会一点点罢了。

Alan said...

记得小时候的玩具。没有其他人来玩时,完全不在意。当有人来玩的时候,他要我也要。当说要送人时,更不舍得,

然而,人就是这样才学习到珍惜所拥有的。有时,我也在想我拥有的,我的珍惜有全面吗?

后来,我领悟到不如分享出去,给会全面珍惜的人吧。我必定给于喝采,掌声,以及其他我可以给于的。

[SK] said...

都是環境的問題啊, 學校都是以華語為教導媒介, 而且方言在學校範圍竟然變成禁語, 學生在學校講方言會被處罰.. 這也是一個原因啊..

Vincent Cho said...

我的广东话有乡音,常被一个同事取笑广东话里头没有这些词……>.<

Grass said...

我会讲广东,副建和客家。

不过我孩子只会广东。副建和客家越来越少用。只在balik kampung 时用。。。

Wois said...

ღ 带刺の蝴蝶 ღ :
直你婆婆那一代就开始不会了?哇!可见你的婆婆受了某种思维的影响。

Alan :
你离题了. :P

[SK] :
对。学校也是一个问题。
但我觉得主要的问题来自父母,再次是自己和社会。

Vincent Cho:
你不是客家人吗?

Grass :
柔佛不是讲福建话的吗?怎么你的孩子只会广东?

Alan said...

对不起,经常如此。写不出想说的含义。还以为写的明白,真惭愧。

我是客家人,从来就没珍惜所拥有的客家方言。老一辈的都叫我们多说。
那晚,我也有听。竟然是一个日本人,来考察客家方言。当时,一阵无奈的想~应该是我来传承客家方言。怎么他人还热心过我们。
第二天早,没件事似的。看到你的文章,才又让我想起。我不得不承认渐渐软弱化了。
既然,有人如此热心,应该给于喝采。至少,多了一份力把客家方言给保留下去。

谢谢你的提点了。
会加油,和写好。感恩。

Grass said...

孩子在家跟妈妈讲广东话,在外则讲华语。

爸爸会讲广东和副建,妈妈却只会广东,所以在家只好讲广东。

christine said...

我是客家人,虽然不完全不会讲,可是全讲得不纯正的客家话,因为家是讲广东。以前就常跟婆婆讲番禺话,番禺话到我们这代,除了我和我妹,都没人会讲了。邻居亲戚却特别喜欢用番禺话跟我讲话,呵呵~

ukgssy said...

这的确是很值得让人担忧的地步。还有,发现到现代的父母亲们,都是跟他们的孩子小时候说华语,或是半咸不淡的英语,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刻意在扼杀小孩子们学方言的机会,又或者父母亲认为反正小孩长大后就自然会懂。

可是,重点是,弱势方言被强势方言同化的危机,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被逼接受的事实,因为强势方言的背后有着如香港和台湾作为后台。

潇洒走一回(少俊) said...

啊哈。不好意思,我什么方言都不会的。

小頑童@nottyboy said...

台灣開始在保護推廣個族群的語言,客家電視也在播放客家戲劇,雖然有些字眼是有受到閩南語的影響,但是也是一種努力了,只希望本地的大眾傳媒也有台灣那種社會責任才是啊...

Nick Hon Yuen said...

我是一个百分百的客家人
祖籍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油甘埔村
由于我的家乡是客家重镇是怡保的市郊,镇上几乎没有一个人不会说客家话
而我在家自小因为爸妈说粤语为主,我在家都说粤语~(父母的祖上皆是客家人,却说起粤语)
不过我的客家话都还挺纯,是属于惠阳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