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4, 2009

恐人

昨晚,冲完热水澡,走出来,一阵冷风吹了过来,半裸的我,感到一丝丝的凉意。

高原晚上的温度,容易让人打个抖。

冲凉房在我的房间旁。一开门,迎来的就是一片绿油油的草铺展在眼前。打开了冲凉房的门,凉风阵阵地吹了过来。我转头去拿我衣物,再转头走的时候,突然瞄了门外一下,我看见了穿白衣,白裤,头发苍白的一个东西站在门前。

我看不清他的脸,他的一身白色,从头到脚,除脸部一片黑漆。我吃了惊跳,心里跳得很厉害,噗噗的声音可以清晰地在耳垢里徘徊,于是我急忙回退两步。那个东西看了我跳了起来,好像很得意,带声哈哈大笑了两次,我更为恐惧。

他一笑,然后回瞄我一下,逃之夭夭。

回到房后,我msn屋友。告诉昨夜所看到的一切。

xxx xxx xxx

今天清晨,阳光缓缓地地直入我的房内,把我的窗暖和了。远处传来一阵阵的笑声,我不加理会,懒在床上听着杂乱的笑声。

当我走出房门后,就被人询问了。

“kamu nampak jin semalam?”

不用说,一定是屋友告诉那些家伙。

我说,没有看见。因为那个东西不是东西,而是人,一个怪人。

xxx xxx xxx

近来我家里来了一位怪人。全头染白色,而且喜欢无言无辜地哈哈大笑。昨天他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夜间站在冲凉房外,鬼鬼祟祟地伫立。他是往厕所对望,而不是那一片草地。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等我出来急用厕所?他住的房间有自己的冲凉房啊,想必一定出来乱吓人,一定是。

这位怪人是屋主的远亲,来高原游玩几天,暂住此处。

今天走出门口时,真正第一次地看清他的庐山真面。他羞答答地和我对视,真的,他脸上的五官,被那宛如白发魔女的爆炸头给遮盖,让我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脸似乎让人觉得模糊,看了记不起来,只有那尖尖的下巴留在脑里回荡。夜黑,更甭想看清那仅有的轮廓,看了恐怕也是会让人生畏。

我告诉屋主的侄儿:

“Bisa kamu suruh saudara kamu tukar warna rambutnya kepada biru, dia sangat berpotential menjadi jin manusia。 ”

说了,就离开屋子往我的目的地而去。

10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他应该是想作弄你吧?

[SK] said...

呵呵, 你有沒有幫那位屋主親戚拍個照, 讓我們看看他到底有多像jin.. 哈哈哈哈!!

christine said...

这样很恐怖咧!心血少一点都不行!那人是不是有问题?

Grass said...

恐人这标题若改成白发魔女传也许更贴切。。。:-)

Chris Chia said...

恐怖~!!!

1046 said...

JIN 是指什?妖?

嘿嘿 said...

单看您写就很恐怖了,
何况你是亲眼看到的,
似乎,
您没给吓到屁滚尿流。

呵呵! 好玩!

Wois said...

Vincent Cho:
我都不认识他。。。

[SK] :
他回家了。

christine:
如果换我是个女生,我一定呐喊。

Grass:
应该你读不明白我的文章。 :P

Chris Chia:
非常恐怖。

1046 :
还以为你知道jin是什么。jin是精。
他可以说是个”人妖“

嘿嘿 :
你有枪呢!我没有。一点也不好玩。

嘿嘿 said...

他有枪,更加恐怖!
万一~~~万一~~~不小心~~~
走火 或者 一念之差
岂不是西方一指,玩蛋儿去!

劝您小心为是,
别惹他,勿惊动他,见到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好。

潇洒走一回(少俊) said...

恐人的动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