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3, 2009

悲歌

不管白天或者夜晚,十字口总是堆满三五成群的人在路边游荡。有的人唱歌,有的人就拿着一把吉他,或者小提琴唱遍天涯。也有人就在乘客面前,喃喃自语,触动人类内心的怜悯。有些人则选择拿着一把玩具,或者书报徘徊在路上叫卖。这些人,包括了婴儿,小孩,年轻人,中年人和老人。他们每天重复一样的生活,时时守候着十字口,等候红灯阻止车前进的时候,就纷纷对每一辆车下手。我想,这个国土真的是穷到要行乞吗?

在路上,每部车几乎都是入口车。每一部车,不是Toyota,就是Honda,要不然就是Nisan, Mitsubishi等等。可以算是桥车,外表华丽,车体大型,绝对是有钱人买得起的车。

看着那些穿梭在车辆行间的人,一辆接一辆地鼓着车窗行乞。有的人就落下车窗给钱;有的人挥手打发;有的人就不睬。不睬讨钱的人,讨钱的人就是硬着不走,在窗外自言自语,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好像在祝福车主,又好像在诅咒什么的,有一句,没一句地溜出口角。

车的华丽与娇贵,和那些身穿邋遢的行乞人呈现出一个极端的画面。车里的人衣裳华丽,打扮得很得体,皮肤光泽靓丽。行乞人衣着邋遢,皮肤黝黑无光泽,好像经历了世界的折磨,蓬头垢脸,褴褛肮脏,两双锐利的眼睛,透过洁白发亮的窗口,透视车内的每一个人。车内的人,没把这些人划入眼里,眼睛直视红绿灯,等着开车而去。

我在乘客车内,留意着这些人和车主的交流。在车外,有一位年轻人弹起了吉他,一首不知道名字的快歌,传入了耳朵里。突然间,想起了椰城的那些乞丐,更为叫惨,多得好像是人类的蚂蚁,行走在路上,让人不安。

这个国家就是富有,天然资不缺。看着路上的车,几乎塞得水泄不通,谁说这里的人穷苦?但为什么还是会出现穷民走出街上来要钱呢?如果穷人是老人,也许我们会联想到被遗弃,有找不到饭碗而逼上行乞。但年轻的乞丐比老人还要多,他们不需要读书吗?为什么他们不做工?为什么他们要行乞?为什么他们好吃懒做,干脆依赖这条街生存?

朋友说,行乞是他们的副业。唱唱歌娱乐大众。但我所发现的是,行乞不是他们的副业,而是他们的正业,不管白天还是夜晚,不管是是星期一,还是星期日,你还是会看到这些人聚在十字口,吸烟,吞咽,又吐烟,抱着一把吉他,和“友人”一起调侃。甚至他们的手机都比我还要先进。不得了的是,一个人还有几把手机。得到的钱,还不是送给了烟商,买奢侈品?你说有什么理由让我掏出腰包来给钱?

小孩得了钱,就到McDonald去买冰淇淋。老人得了钱,还是依然对你纠缠不清。今天见到他们,明天也会见到他们。一个月后,甚至一年后,他们还是一样,没有什么改变,依然靠着十字口来讨钱。唯有改变他们的是,一张破碎及憔悴的脸孔,让人看了更心寒。

大选来了,路上的政治广告也特别多。有一个标语特别地醒目“不管是谁,哪怕是小孩,我们都愿意听。”这个政治人物显然把小孩当着箭靶。小孩的话都肯听了,你们大人的话,我更会听。单看着广告的画面,站在他面前的小孩,衣服破旧,脸孔严肃,失去了最童真的笑容,伸手跟那位主角要什么的。即使他当了国家的领导人,我想站在路边的小孩还是依然过着他们穷的生活。即使他当了国家最高的领导人,我想站在路边的年轻人还是依然流浪街头。即使他当了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我想这些路边的老人也不会勾起嘴角而高兴。

“叩叩叩”我转头望去谁在敲我身后的窗口,又是见到一位老太婆。她喃喃自语,有完没完地说出我听不懂的话。车里没有人有任何的行动,因为我们都拒绝给她钱。她走的时候,就是红灯一转成绿灯的时候。她无奈地退到路旁,背后则是大个人间菩萨的慈济徽章。没有人管她,也见惯了她。她一脸失望,被人类遗弃似的望着乘客车,大该只望接下来能够拦着最好的乘客车,给她多点钱。

8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行乞的日子能渡过多少岁月?恐怕这种日子只会过得一天比一天艰辛……

Grass said...

贫富之间差距太大是很多国家共有的问题。只是有些国家处理得还好,有些则糟透了。。。。

[SK] said...

其實每個國家都有貧富懸殊的問題, 可能就是那些比較沒有那麼先進的國家才讓人覺得比較嚴重吧??

christine said...

我最近看了一组网上传着类似的照片,看了都心酸。

Chris Chia said...

那里的生活都很对立的,我们已经很幸福了。

十六夜真人 said...

我擔心馬來西亞有一天
經濟萎縮成像印尼那樣

嘿嘿 said...

真的给你 看 透 透!
厉害!
佩服!

ukgssy said...

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