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06, 2009

医院

三更半夜,有人不停地鼓窗。在有人的惊叫下,我从梦中惊醒。我眼惺忪的望着天花板,意识还在沉睡中。那个人还一直叫着我的名字,多么熟悉的声音。

“What's wrong?”

“Please wake up. Wois, I need your help.”

于是,我起了床,看着时钟,我才入寝两个小时,就被弄醒了。我懒洋洋地走出房间,迎来的是屋友,眼睛透红,好像哭过似的。

“Are you ok?”

"I am not ok. I need to go hospital. I got fever and cold, headache, diarrhea, vomiting..."他呜咽地抽着鼻涕。

一听到hospital,我又再看时钟。

“Now is 1am. Is any hospital still open?”在这里,政府的医院不可靠,私人的医疗设备不是很健全,更难求24小时的医院,要见医生也特别地难。

于是,我上网查一家本地基督教医院,call了过去。

“Hello, Rumah Sakit Borromeus? Sekarang masih ada doktor untuk merawat pesakit?”

"Ada."

过后我们俩就叫了计程车。

xxx xxx xxx xxx xxx

医院在夜间还是有些人,人数不多,也不少,大概10多人吧。有一半都是小孩。但夜间医生只有一位,而且是位老医生,应该上了50岁吧!还有两位护士姑娘,一位男护士。

一步入医疗房,十字架高挂。我看不清耶稣的脸孔,隐约中感受到他替人类受的罪,脸孔慈祥无怨。

朋友进入了医疗篷里。我在外头等他。

这里的医院,谁来,就谁先进去躺在医疗床上。不像大马医院需要等医生叫名进入医疗室。

在等候的当儿,我看见了一位少女被送入了医疗室里,好像气喘发作,呼吸的声音拉得好沉重,好似鼻孔被堵塞了什么,呼吸声有节奏地拉呀拉。一会儿传来婴儿的哭声,但医疗人员都很镇定,没有乱手乱脚。

时间凌晨2.30。医生护士还在忙着房里病人的事宜,墙上的十字架安详地在房里保护着病者,不分宗教信仰,不分你我,不分时间。

此时,我感受到医疗人员的伟大。又再看着墙上高挂的修女图,她的脸孔露出慈悲的笑容,手心握在心胸,为所有的病人祈福祷告。一时,心理浮现了许多感慨,一种说不上感觉的动容。看着医生护士们,他们的精神让我惭愧。什么的精神让他们那样地无私奉献?怎样的无私推动他们在夜间为病黎带来健康?

xxx xxx xxx xxx xxx

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3点钟。白天繁华的路街,在夜里显得特别的孤伶和寂寞。没有车,亦没有人,天气又特别地寒冷,我打个抖,我们俩走入黑暗里的巷口,接计程车回家去。

11 comments:

ukgssy said...

你的同學現在還好吧?

十六夜真人 said...

醫院
是個我很怕進出的地方
不喜歡里面的氣氛

Vincent Cho said...

是不是外国的医生都比较尽责?

Chris Chia said...

还好有你在,不然他会更荒。
出外靠朋友是没错的!我试过在新国工作时,病得下不了床。那时屋里没人,还好有位好友带我去看医生还买些吃的给我。这样连续三天,如果没他我想我不懂会怎样。
你好好噢~

Chris Chia said...

你现在那里呀?

jiubo said...

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
Well done, Wois. Keep it up!

潇洒走一回(少俊) said...

我也想问,你那朋友好了?

那是多么崇高的职业。但是现实中往往被欲望和金钱给~~~

Wois said...

谢谢各位。我问朋友好了没,他说还没有好。但我觉得他好多了,只是少了一些依靠,成天闷闷不乐,我也那他没有办法。

Chris Chia:
我在万隆。

Vincent Cho :
我觉得医生必须一视同仁的吧!

Chris Chia said...

不好意思~万隆是在那里?

Wois said...

Chris Chia :
万隆在印尼。 :P

帶刺の蝴蝶 said...

你是個很好的朋友,真的。

我生病時,室友睡像豬,完全不理會。

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