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4, 2009

空洞

原本以为是三天的泻肚,没想到一泻就泻了五天,泻完全身的力气。每天为了弥补身体的eletrolite,每当一上厕所后,就会喝一小包的oralite来填补身体失去的电解物。

除了oralite,还需要吃抗生素来抵抗在小大肠里我行我素的细菌。就因为这些家伙,害到我进来没有好睡眠,半夜游走厕所和房间之间,身体都虚脱。

后来第二次见医生的时候,建议医生给我imodium。我知道imodium不是好药,一旦错用,就会让腹泻更糟,又有让人思想迟钝的副作用。不管了,为了不让自己在一天内进入厕所17次,我和医生要这个药。这个药其实在药房也可以找得到,但我没有心情去找,宁可花多一点钱,换取时间来休息。

吃了imodium的第一天,腹泻终于被克服。以为一切都雨过天晴,事隔一天,腹泻卷土重来。这次吃了imodium不见效,心里顾虑了起来,心想可能腹泻会失去了控制。

第五天,Imodium被吃完了,还剩下几包oralite和一排排绿色的抗生素胶囊。明天还要赶去presentation,我望着四壁穷墙,我感到好无助。 我停止吃药,懒洋洋地躺在靛蓝色的床上。

没有药物进入我的身体,也没有食物填肚。小肠一直叽哩咕噜地在漉动,好像多日没有得到食物的摄取,一直喊个不停地纠缠。

一秒接一秒地过,直到隔天。

天空黯淡,一直飘着细雨,纷飞落地。早晨里,腹泻停止,一切似如都随着气候而转变。我已不再频率地游行厕所间;寒风打在瘦竹嘶嘶地作响,干枯的竹叶飘落满院。腹泻多日,人已憔悴,颤抖在冷风中。望着北方,身在南方,一个人在异乡,病时最容易感到彷徨,彷徨得心里留下了一片大空洞。

6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上次我拉到屁股痛...看到馬桶就怕了哈哈哈哈

Jing said...

祝你早日康复哦……

lcfu said...

oh 我的天 希望你牛年身體健健康康好像牛醬壯

阿洛 said...

让人担心了。。。
快点好起来。。。

Chris said...

还没完全好吗?

十六夜真人 said...

我最怕瀉肚子的
希望你快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