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9, 2009

凄凉

其实我很累。飘着白云朵朵的天空,欲雨不雨,光线几乎被白云给遮挡。空间欲白不白,好像失灵的白灯炮,昏沉地照亮大地。

今天七早八早就起床梳理,转了两趟车,兜兜转转,沿着蜿蜒狭窄的马路来到了移民厅。移民厅外只有几部桥车,人也寥寥无几。心里欢喜了起来,不必跟他人争夺号码排队。想到一会儿就会很快地轮到我,心情特别地轻松。

我放慢脚步开始步入移民厅的门槛,一位年轻人穿着米色的制服拦着了我。我停下了,问个究竟,原来移民厅今早不开放给公众,他们在里边进行某个仪式。

听他这么一说,心情就被扫兴。一边走,一面暗里骂,是你们官员叫我今天早上来的,什么有仪式不开放。害我老远从住处赶来,这一下就无处可去。去一次移民厅要花一个小时,距离现在的时间还有4个小时它才开放,所以只能回家去。

下午一点,还未见到太阳从云朵背后地探视大地,天空一边混白,像似蛋白失去了蛋黄,有点空洞。我重新回来移民厅。移民厅才开放,我一摊开们,停住脚步迈进,眼瞳里只有一个东西,黑压压的人,其余的我看不见。

幸好我要去的部门在二楼,不需在人群拥挤里嗅着人体味。我拾级而上,二楼一片冷清,像我之前来过一样,小猫三几只。交上我的文件,一等就是15分钟。过后官员叫我下楼去缴交手续费,一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又再次冷掉。

一楼布满人群,连楼梯两则也坐满了人,只腾出一条够一个人走的空间。我按了号码,就坐在椅子上等。一等就是15分钟。缴费后,回去楼上。拍了照,扫描了十根手指,还叫我交4张蓝色背景的3x4型照片,过后还吩咐我用黑印盖拇指。盖了拇指,拇指脏徐徐的,他们也没有提供卫生纸。整个过程花了一个小时,程序复杂,超麻烦。这也让我回想起十年前的大马政府,真是一模一样。

他们押住我的护照,说是还有程序要办,不能提回。我对他们说我现在已没有了现金,我必须拿着我的护照去兑换。在这里要换钱,外国人必须牵带护照才行。一位官员不知怎么回答我,把我带到另一位官员去。我在重复我的言语,他想了片刻,拿了一张白纸出来,叫我写信要求他们“借”用我护照。我愣了一下,就回问,我的护照是我的国家所拥有的,也是我所拥有的,你们怎能叫我跟你们借用我自己的护照呢?

我朋友突然走进我身边,我向他说明事情。朋友对我说,不用“借”,“借”了还要拿回来“还”,简直荒谬。朋友借了我有些钱,我转头对那位官员说,不“借”了,于是道谢就走。

我对这个国家彻底地感到失望。繁琐的要文,复杂的制度,怪胎的条列,还有漫长的等待,什么东西都要用钱来解决。我得不到官员的安慰,只有在他们一直不微笑的苦果脸上找到了答案,这里是这里,不是大马。也怪不得这里的乞丐特别多,连年轻一辈,甚至小孩都不肯读书,宁愿流氓街头讨钱。这个国家的系统真的出现问题。

走出外的时候,蛋白的天空一样孤独,就像这个国度里的外国人那样的无奈,也证实了我一路来的观察;这是不适合你我居住的地方,只适合来游玩。

我下个星期四还要回来这里拿取我的护照。唉!多么凄凉。

5 comments:

lcfu said...

如果不開心 可以回家去過年 =)

十六夜真人 said...

如果那些官員的效率好
制度完善
國家早就變得很先進很發達了

christine said...

惨,你还要凄凉很久呢!!

ukgssy said...

大馬這里的政府部門仍然養著許多蛀米大蟲。

Chris said...

我最喜欢回家过年,感觉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