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9, 2008

再八分之一

亲爱的拉沙王子:

很抱歉,事隔一年没给你写信,不知在远方的王子过得好不好。这是我第二次公开写信给你,真得很抱歉,近来实在太忙,只有在佳节时分,只能在这里牵挂和问好。

去年你搬离了风城,入大城堡。听说你今年离开了大城堡,搬入了高原。又听说高原那里风光明媚,天气凉爽怡人,唯一缺点就是雨一直下个不停,而你也对它起了少少的不满。王子啊,你别任性,你要多保重啊!这里也一直下雨下个不停,好像老天爷从来没有哭过,一哭就稀里哗啦地倾泻不停。雨,让我愁,也让我深深地掂恋着你,尤其在蛙鸣的夜里,你的脚步轻浮点水,雨水四溅,而你在其中飞舞,多么浪漫,多么潇洒,让我的脑海出现你的影子,尤其雨下。

近来,这里满城风雨,又得到消息其实你不是城里真正的王子,谣言四飞。不管你是不是从雍华贵丽的宫殿里走出来的王子,或者你有没有拥有庞大奢侈的王宫,也不管你漂泊在异乡,手掌已变成粗掌,在我心里中你早已烙着王子的标签。你是我们的拉沙王子啊!王子啊,是否在远方的你也大展身手,煮着香味飘逸十条街的拉沙?我在这里非常想念你煮的食物,又想念你文采的诗句,牢牢地牵着听者的心,随你口里念出的诗而飘魂其中。

十二月的季节,是灿烂的季节,让人兴奋,也让人懒惰起来,想着一年即将成为历史,让人感叹不已。在这个快乐的季节里,你又老了一岁了。我牢牢记住你的生辰,从来不敢忘记,不知道在远方忙碌的你,是否把这个日子给忘了?你从来默默无言,人们猜不透你的内心世界,而你说你的世界充满了五颜六色,我还在质疑呢!不知道有人在那里帮你庆祝生日吗?还是你自己一个人独自冷清清地度过呢?是否可以在那里看见灿烂的十二月烟花呢?还记得,那年,艳丽的烟花从我们的头顶缓缓地在空中绽放,化成一朵漂亮的花,然后瞬间坠下,和空气摩擦变成绚丽得让人迷恋的假流星雨。那个我们曾站着看烟花的凉台如今应该被搁置了吧?

算着手指,哇,原来你已经在外头度过了5年的生日。想起来真的很孤独,没有家的安全感。何时你要归来,让我们聚一聚呢,让我们调侃畅谈一番?我们说话的方式也让我一直怀念至今,无法忘怀,那是多么让人开心的一件事,多么容易琢磨时间,分享彼此的故事。只是时间没有恕求人类,夺走了快乐的时光。

突然想起你来了。不知道在他乡的你做些什么?太多对你的回忆在脑里回荡着,犹如昨日发生的事,那样滚辣新鲜,让人喜,让人愁,刺激着全身的神经。

王子,从来没有写过这样长的信给你,是否意味着我开始对往事的掂怀,寻觅回着一种熟悉的感觉呢?我无法否认对昔日的眷念,如今一人在深闺望穿秋水,惆怅呢!

夜了,雨才停止,今夜少了蛙鸣。圣诞歌曲的音符飘逸在空气中,多么地和祥,平静。



王子啊,前年给你送了八分之一的蛋糕,今年我再送你八分之一的蛋糕!你已经有八分之三的蛋糕了。

在我搁笔之前,还是要老式衷心一句献上祝福,生日快乐。

Wois启
2008/12/19

5 comments:

嘿嘿 said...

感动!这么真诚的呼唤。

啊~~~我几时才是王子?(在梦ing~~~)

::: 月圓月缺 ::: said...

是你的生日嗎?

如果是就祝你生日快樂
如果不是就把祝福給你的朋友吧 XD

杉叶 said...

why 1/8 only?

拉沙 said...

到底我是不是王子关那些人什么事?

何况我也从来不当自己是什么。

普通人一个。

Wois said...

嘿嘿 :
难道你是公主?

::: 月圓月缺 :::
好像只有你读到生日的部分。。。哈哈。。谢谢你

杉叶 :
我的蛋糕只有八分之一,所以只能送八分之一的蛋糕。送八次,就成了一个完整的蛋糕。

拉沙 :
你还好吧?谢谢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