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孤零的语言

从来没有在这里看过这么多华人。

当地的华人,也许对我来说会比较新鲜;曾在大马某个论坛上看过这样的留言

“华人和华人说马来话,怪怪的。”

可这个人不知道,这里的华人以马来文来交谈,不说华文,也不说自己的方言。妈妈和孩子,老公老婆都惯于马来文交谈,见怪不怪。本来不是怪事一桩,也不晓得为什么大马华人和华人用马来语交谈是怪事?

xxx xxx xxx xxx xxx

那位夫人上了年纪,一脸还是那么清秀,打扮大方得体。她一直站在我面前等候到柜台。她时不时转头来瞄我几眼,长长的头发散发出一股香味。看我全身穿着打扮就知道我不是本地人。

后来她和我用英文攀谈起来。原来她女儿在新国读书。也后来我尝试在我们的交谈中寻觅当地华人的生活点滴。

可能是我的英文太烂,又或者我的英文太深,导致她一脸疑问地奏起媚眼。我尝试用“一粒一粒”的英文和她交谈,好让她明白我的意思。

谈到一半,她终于说出了口。

“你会说华文吗?”她硬邦邦的语调从嘴里吐出这六个华文字来,让我非常惊喜。

来到这里那么久,她是第一位以华文来和我交谈的当地华人。我不等她在续说其他华文的句子,我就兴奋地以华文来和她对话。

可能人在这里一个月多没有说华文,一开口的时候有点生疏,充满一股陌生的神秘。我一直滔滔不绝地以华文重复刚才所说的故事(可能声调稍微高了些),周围的一些华人开始转头把神秘的眼神抛向我们俩的身上打量。陌生眼瞳里的密视,她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头低低的,而我若无其事地静了下来。

说完故事,我提问她问题,她一度都不回答我,心里起了疑问。

后来我再用华文来测探她是否明白我说的话,但她一直不语,好像我们从来没有语言上的交流。又后来慢慢地察觉,她低头不是别人的眼光洒在我们俩身上,而是她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只是她不会说华文,也听不懂华文,所以致使不做声地静静低下头来。

xxx xxx xxx xxx xxx

号码一个又一个地被呼叫,值轮到我。我的号码好像永远停止在那个空间内。

办完兑换,我走到她的身边和她道别。她又用英文和我交谈了几分钟。这时我才发现,在这里说英文显得格外高贵,除了复杂错乱的当地语,其他的语言在这里充满特别地无奈和微弱。

我在涌簇的华人群中走出来,耳垢里回荡着她们卷舌的马来文回音,推开落地玻璃门,昂首遥望着天空上的一朵脆云,突然自己显得特别的孤零。

7 comments:

戈 哥 said...

Wois,
久违了!
你好可怜的陌生人!
怎么不叫我陪你呢?
就是啰,
来时不拜土地神,
寂寞难耐又碰钉。
自找苦吃。
哈哈哈。。。。。。。

下星期我去雅加达,
顺路就去找你hor?
有心理准备吗?
哇呷呷呷。。。。。

1046 said...

与上华人客人与我讲英语~我就头痛!

christine said...

奇怪,既然她不懂华语,为何又问你懂华语是否?讲英文又没反应。。。那你干脆跟她说马来文了嘛!

太久没讲华语,会讲到“一粒一粒”吗?哈哈!

小頑童 said...

我的印尼華人同事開始跟我講華語我感覺怪怪的...哈哈哈...我才恍然大悟問回她你會講華語哦?

Vincent Cho said...

感觉上,文化上还是会有差异,不容易沟通的。

jiubo said...

人与人的沟通,有时不需要语言来做桥梁的,
当然语言相通会觉得更方便。
wois兄艳福不浅啊,难怪又英语、又华语,十八班武器都用尽了,应该赢得少女芳心了吧:)
我也刚从印尼Batam岛回来,容后再谈印尼的风俗吧。

ukgssy said...

當我首次接觸印尼的華僑時,同樣和你看到的情形一樣,只是心里莫名的為這樣的情形感到悲傷起來。

不知道您最近有留意大馬這里的新聞嗎?某些政客建議所有華印小學的教學媒介與改為國語,只保留一科母語教學。甚至也有華族大學有識之士建議,統一采用同化政策。

真的為這樣思想的人感到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