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8, 2008

鄙视

驿站的乘客越来越多。站久了,双腿也累了。于是我走到最前面的凳子坐了下来。我一坐下不久就有一位穿着很整齐,手里提着两包纸袋,颈项佩戴观音菩萨的雕像的年轻小伙子走向我的凳子来。他的衣着打扮,肤色告诉我他不是本地人。一眼看过去,他就是从中国来的,身体发出中国的味道。

他坐在我旁边后,我不再注意他。精神有点疲惫的我,抱着自己的书包养神。

啤啤声作响。我转头探去,那个小伙子依然很严肃地坐在那儿不动。当我闭上双眼,我再次听到啤啤的声音。突然间,一个小小的东西闪速地从眼睛旁坠落。我看不清那个东西的模样,于是把眼神投在地面寻觅那个东西的踪迹。看来看去,始终找不到那个东西是什么。

男人的口里作响了。咔了一个大声,就直接往驿站清洁的地上吐。我吓了一跳,这是我第一次在驿站看到人家这样光明磊落地吐痰。他的喉咙可能不舒服,咔了很多声,就往地上吐了很多次的痰。我凝视着他,他也回望着我,若无其事地和我做个眼神的交替。

“先生,不可以随地吐痰。会被罚款的。”我很八卦地告诉他。

他装似听不到我的说话,又再次吐痰,而且差点吐到我的鞋子来。

嗵嗵嗵,火车来了,我用不善的眼神望着他,想告诉他很不道德,没有卫生意识,但我没有出口而言,反而匆匆地直破车门而入。

xxx xxx xxx xxx xxx

坐了火车,还要塔轻快铁转站才能回到自己的巢窝。已经坐了半个小时的臭气熏天的火车厢里,真的很累人。转站的快铁来了,我也疾步步入车厢内。厢内有很多年轻人,尤其是放假的学生。装得很时髦的学生趁着假期出外走街。

其中有5位年轻人在车厢内用呀咯啦咩半桶水的英文在高谈阔论。我不是很想听他们说什么,只是他们说话的时候运用丹田的气太重了,无法让我的耳朵清静下来。

“yalor, i (have) already changed my blog liao mah.”

"why u changed it already oh?" A女问。

"Because he forget (forgot) his passwords n (and) usename loh. so stupid! "一位瘦得像白骨精(当时她穿着白色的衣服)的B女生哈哈大笑得很恐怖。

“what is your new blog name oh?” C男问。

"why you dont tell me one?" A女很不爽地再问。

穿着formal黑衣的肥仔大声告诉朋友他换了blog的地址。他好像也想告诉我他有写blog,而且还说出了自己blog的名字“Bangi”,好俗的名字。

我懒惰看,听这群年轻人。肥仔可能站久了觉得很不耐烦,就拿出自己口袋里的拉圾塞入朋友的衣服里。他的朋友一闪,垃圾就自然而然地掉落在地面上。垃圾是包着弹丸panadol丸白色的塑料。

垃圾掉在地上,就得捡起。肥仔不捡,反而还把责任推到自己的朋友身上。朋友叫他捡垃圾,他不听,反而用那粗壮的脚踩它,然后当着球踢来踢去。

我很累。说了中国人,不想再说肥仔。

我一直盯着那个惨遭肥仔践踏的白色塑料。白色塑料被踏平了,小胖子也下车了,它就这样被丢弃在车厢里。小小的垃圾,我怎么这样在乎呢?

我很在乎哪怕是那么让人不起眼的垃圾。别告诉我这样的鸡毛蒜皮的事也要在乎,因为这涉嫌到个人,整体社群的道德,形象和卫生的形态,甚至可以深入到文化修养层次的问题。

xxx xxx xxx xxx xxx

一个乱地吐痰,一个乱丢垃圾。其实他们俩的形象对我来说早已被破坏,甚至让我对他们的同辈,族群产生很大的误解。一,中国那么没有卫生观念。二,大马的年轻人很没有道德观念。

我会瞧不起他们,鄙视他们的行为。别怪我,谁叫你们的害群之马给我看到了你们同辈的坏习惯。

8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我贊成。

其實除了沒有道德觀念,還缺乏了社會意識。

十六夜真人 said...

不要把我包括在裡頭哦
我不會做這些事的
我覺得當眾吐痰很難看...

Vincent Cho said...

随地吐痰,还这么没有礼貌的?有点过分了吧?!

一楠亚夏 said...

法律让人自由了。自身让自身不自由了!

ukgssy said...

是否真的要以严苛的法律对付痰客和垃圾虫,大众才会谨慎自律呢?如果是这样,人类未免也太过可悲了吧!

christine said...

最讨厌那些把口香糖到处粘的人!!

吐痰不恐怖,有人甚至玩鼻涕!更变态!

said...

这个我看了真的很有感触。

在新加坡地铁上的众生相可说是不堪入目。美其名是一个发达国家,人文素养其实还处在三流水平。

这种情形真的令人遗憾。

特特 said...

如果当时是我,
我会故意在他们面前把垃圾拾起来。。。
把他们的脸洗得白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