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08

医生3

在我的常识里,医学和卫生是不可以分割的。医疗人员包括医生,护士等都得照顾个人,甚至整体的卫生和健康意识。作为医疗保健,卫生及健康的知识前锋,医生和护士对整个社会的教育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你处在某家医院,仰或医疗所,又或者医药大学,你不难发现其环境特别清洁舒适,处处贴着如何加强自己的健康海报。通过这些海报来倡导卫生意识,是每一位医疗人员该有的责任。

xxx xxx xxx xxx xxx

我家之前住了两位我国未来A和B医生。后来A搬去芙蓉,而B远到澳洲实习。房间就由另一位未来C医生租了下来。

A和C都是华人,而B是印裔友族。

相处了一年多,我似乎每天都在观察他们的言词举动。在A和B搬离我家的时候,我下了第一次结论:男医很不卫生。

为什么?

1. 吃完的食物,搁置在桌子上,或者掉在地上,他们没有现场清理。没有现场清理不要紧,偶尔过了隔天才清理。
2. 乱丢垃圾。家里的厨房有垃圾袋。当垃圾袋装满了,他们就把垃圾丢在炉灶上(没人用炉灶,有多余的空间)。
3. 穿着鞋子在客厅乱走(这我最不喜欢)。地面弄脏了,没有及时清洗,等了几个礼拜后才清理。
4. 不洗碗。吃完后的碗,就搁置在厨房。等到他们想再用它的时候才洗。

后来我和一位屋友complained了A和B。他们对1,2,4没有意见,默默承认,只是不服从第2。他们还说我们accused他们。明明A就是喜欢吃Mc Donald,难道那个Mc Donald袋的垃圾是有脚自己走入我家啊?

xxx xxx xxx xxx xxx

A和B为了实习,离开了大城堡。新房友,C是个文静的未来医生,一开口就是满口英文。

平时很难见到C,一个星期有5天不见人影,肯能是忙着繁重的课业吧!

自从C搬进我家,我家的冰厨不再寂寞。里边堆满了C的食物,有高级的牛油,一些蔬菜水果,巧克力,牛奶等等。橄榄油,宝宝生抽王等等就放在食桌上。偶尔这些饼子用后不被盖上盖子的,等了几天后才把它盖上。在我家很难见到他人,不知道他堆积这些食物有何目的,尤其鲜果蔬菜?

曾经他亲自下厨。下完厨,原本清洁简单摆设的厨房变得没样,烟熏重重,地板油腻。那一回,他只是做了简单的清理。从那次开始后厨房不再清洁。

为什么?

1. 偶尔他一回到家,他会煮一些东西来吃。煮完了,他做了简单的清理。就这样,有些地方他没有清理到的就会污垢累计。
2. 他得到了A和B的真传,不喜欢洗碗。吃完就搁置一旁。
3. 喜欢把垃圾放在炉子上不丢,如吃完的pizza的纸盒就搁置在那里几天。可以说,他比AB更槽。
4. 说到pizza,他喜欢在早上order pizza。一份八块的比萨吃一整天。早上吃完,就直接把其余地搁置在桌子,等下午回来才享用另外的。
5. 他比AB更槽的还有,不喜欢把垃圾放入垃圾袋里。垃圾袋明明没有满,他怎么不顺手把垃圾丢入袋子呢?
6. 喜欢把鞋子乱放。才把鞋子的架子整理得整齐,他一回来,整个架子变得不堪入目。

近来他被我家的大哥屋友“通缉”。他吃完的垃圾搁置了好几天了没有被清理,pizza的纸盒里还有两片呢!小小苍蝇仔在比萨的纸盒上缠绕着。

xxx xxx xxx xxx xxx

从小小的观察,现在我要放大到他们的大学里去。

他们的大学就在我家对面。近来大学的新建筑竣工不久,每天马不停蹄地装修。我每天必须经过大学的后面走到地铁上学去。大学的后面是篮球场和垃圾场。垃圾每天堆满,好像从来没有被清理过。

垃圾桶里的垃圾有湿的,也有干的。湿的垃圾就是食堂丢的垃圾,偶尔可以看到袋子上布满褐色的水珠,而纸袋的地步则流出褐色的水,沾满满地,走过的时候,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干的垃圾有装修后的材料,如石膏, 废铁等。当一起风,被磨损的石膏飞出细幼的particles,曼舞空中。

大学的垃圾场有几个大垃圾桶。这些垃圾有时候搁置了几天才被清理。有时候,这些垃圾桶和垃圾很阻碍走过的行人,尤其脏水流出来的时候,更是让行人难闻强忍地走过。那里是垃圾的终结站,也是该大学食物提供的主要进入之口。什么牛奶车,vitagen车,菜车想把食物带入大学里,就必须经过那个最要转站。

每天约近黄昏,三五成群的学生还会在篮球场玩乐,高声欢呼。

xxx xxx xxx xxx xxx

一间大学不顾他们的垃圾处理问题,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不卫生;学医的人没有卫生意识,在家里搁置垃圾不丢。一间卫生意识不够强的医药大学,就会产出不卫生/卫生意识微弱的医学学生(我好像是一干竹打翻整条船,但有实证的)。

我在想,一位不顾卫生的未来医生要如何在医生领域上得到人民的信任呢?不卫生的医生,你又会去看他吗?

*ABC都是男的。但C有带他的女友回来煮东西吃。

13 comments:

chengsun said...

C是男还是女的?

ukgssy said...

我还好,我比较随性,只要不太多份的,我都可以接受。

如果他们不是未来医生,那你又会对他们宽容一些吗?

nottyboy said...

還好我不是醫生呵呵呵呵

Vincent Cho said...

其实也不能完全打沉一船人(医生),这个应该是个人卫生问题吧?就如警察的任务是警恶惩奸,但也不见得每个都是‘好人’。

wk said...

嘿嘿,IMC?

DrEaMm3r_pIsCeS said...

*fainted* u so lucky to meet these 3 future doc... hahaha...

Wois said...

chengsun :
男的。

ukgssy:
不是未来医生,我可以把容忍量降低。。哈

nottyboy :
难道你也肮脏?嘻嘻嘻

Vincent Cho :
你会看不卫生的医生吗?ha

wk :
IMC?什么来的?

DrEaMm3r_pIsCeS :
here got a lot of future doctors... u wanna pick one up? keke

十六夜真人 said...

看來你的家有點骯髒了~~

christine said...

最怕遇到同住在一间家却又不卫生的人。更何况是“未来”的医生!以前我的屋友玩鼻涕。。更恶心!!他,虽不是医生,却是所谓的工程师!!我跟他是势不两立的!

Wois said...

十六夜真人 :
我家现在很清洁呢!哈

christine:
就是咯!所以喜欢一个人住。哈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医生在医院里,面对的“卫生问题”比家里的恐怖多了,所以这种程度的对他们而言已经算很清洁吧。

Wois said...

沉默的吟游诗人:
那可以这样的啊?要严教于人,就得自己身教啊!

wk said...

噢,打错了。应该是“I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