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0, 2008

恶梦

大学的新生已经往全马各大专报道,昨天各大专正式展开他们一个星期的Orientation Week。

Orientation这个字在我的脑海几乎早已远去。在还未进入大学之前,一听到这个字词,学哥学姐必定尽量有多坏就说多坏来恐吓我们这要进入象牙塔的新生们。

Orientation Week真的很累人。每天凌晨12点睡,三更半夜抹黑地起床,精神所受的压力无可磨灭。我只能说一句话,那些要我们那样做的人“不是人”。每天睡眠不足3个小时,七早八早带着忪醒的眼睛,走一公里的路到体育馆内做早操。做早操之前,还得听那些人的几个小时的啰嗦训话。我在想,那些学哥学姐不会累的咩?我不管了,我每天在体育馆内选坐在最高,最静的一阶。石阶是冷的,我在深蓝色的天空拥抱下静静地进入自己的梦乡。每当一醒来的时候,曦阳从神山背后慢慢地爬了起来,照耀着绿草如茵的大地。这时候就是我苏醒的那一刻。醒后就得下草场运动自己的四肢。

做完早操,还得走一公里的路回到宿舍。回到宿舍,给你1个小时左右,就得换好衣服,吃完早餐,准备从宿舍出发走路到礼堂。从宿舍到礼堂要1公里左右。

礼堂内,空调特别地冷。疲倦的我们偷偷地小睡。为了防学哥学姐的“捉拿”,新生使尽了各种招数来得一睡。小睡也被人捉,这是什么自由社会啊?有的拿着书盖着自己的脸;有的把手顶着自己垂下的头;有的就开着书,脸部面着书睡;更绝的是,带黑眼镜。在座的学生,有几位个真正地细听那些在台上嘉宾演讲的话呢?

一个礼拜后,当我们宣誓成为大学的一份子时,魔鬼的梦靥绝灭了。新生在这刻最为高兴。终于我们摆脱“不是人”的生活。欢呼声在群座的学生中阵阵地唤起。其实是我们呼唤着自己新的里程碑,仰或摆脱“痛苦”的生活。脑里一时模糊不清。

Orientation后,我的朋友告诉我,她为了不要3点起床,她为了不让学长捉到,她偷偷地躲在衣柜内,叫她的室友把她锁在里边。这招更绝。在冷清清的宿舍里,她一个人在衣橱里睡觉,我听了,心里都寒了起来。

那年后,接下来的orientation,新生不再受到那样百般的欺凛“虐待”。不需走路去早操,不需走路到礼堂;不需要被训话;不需要被学长玩弄;更不需抹黑地起床。

如今,事情过了5个年头,但那个不是人生活的生活无法在我的心里中磨灭。或许这是一种磨练,或许这是一种折磨。总之离不开“磨”这个字眼。

看着新生带着一颗天真又快乐的心地进入大学。高兴之余,他们还不知道,其实是恶梦的到来。

10 comments:

de-er said...

我很怀念以前学校的 orientation 哦,玩的很疯,又可以认识许多人!

Vincent Cho said...

有这么恐怖吗?我都没有去orientation的咯~

贾小汀 said...

我是学院生

听我朋友说过大学的orientation week了
讨厌你们那种学长制

自以为是学长就强迫别人崇拜尊敬他们的烂性格~

人见人爱的小西 said...

路过~~~

字言字語 said...

不要想太多…
要不要捉你去回鍋一下
消除惡夢
^-^

不是我不帶你去吃火鍋
是無法聯絡你啊…
哈…
逃過一劫

christine said...

对!那真的是噩梦!两个星期简直要了我的命!!

::: 月圓月缺 ::: said...

我的orien除了走路又是走路外
沒什麽恐怖的
沒人欺負我,哈哈

ukgssy said...

好变态!
但是在社会大学的‘orientation’才是真正让你磨练的好机会。

十六夜真人 said...

原來大學的新生營是那麼黑暗的
哈哈
我學校也是有不過沒有那麼變態就是了
不過學會的就很恐怖了
4天內每天2點才睡
5點就醒來
然後進行一整天的活動
累死人了

eleanor said...

离开了,依然想念orientation week。

那带有,咸咸、泥泥的一个星期,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