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2, 2008

驿站把我带到人潮拥挤的谷中来,也把我抽出纳闷的人群里。我走入了人群里,也疾步地走开陌生的地方。

来到谷里,每天面对着群簇的人像似蝙蝠归巢涌上列车;而我喜欢站在列车的门口,望出那小小的玻璃外。玻璃外的世界仿佛与我隔绝,我一个人在谷里特别感到孤寂。

万家灯火在夜里点亮了孤寂的深谷。天空依然是深蓝色,无星。霓虹灯在夜的来临,随着夜的舞曲,跳起了迷惑的伞舞,盘旋在寂寞的深谷里。你在这里听不到任何的回音,只有杂乱的声音混乱了人们的耳蜗。你说,这就是精彩。我说,这就是空洞。

我走在人群里。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像似我疾步地走,没有凝视旁人的脸孔。我早已忘记那美丽的脸孔,在我的脸庞画上了一对深黑的圆圈。我感到特别的恐惧,但我没有能力去抵抗。你说,这就是颜色。我说,这就是疾病。

我没有目的地走在人群里,只为失去方向寻找出路。人们的肩膀一个又一个地和我的肩膀轻擦,我感到疼痛。瘀青慢慢地从我的四肢拓展到内心的心室。我感到折腾,心里的呐喊撕破了夜的空洞,我停下脚步,伫立在街角。你说,这就是迷失。我说,这就是失常。

我们的意见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我感到疲倦,而你自由地畅游。

我站在列车的窗口,看着高楼耸立在寂寞的人群里。人们在歌曲的旋律中忘记了自己。我没有办法去想一个人站在寂寞的街口,等待离开。始终我离不开夜的怅然。

霓虹灯渐渐离我远去。我不再迷念你诱惑的颜色。不管你有多绚丽,我只需黑白的写照,用月光的皎白,黑暗的承托,静趟在夜里斜照我内心的孤零。

无声的夜里,只有我一个人,在黑白的记忆里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

4 comments:

戈 哥 said...

boYbOY!!! Cute!
您不是说用闻用嗅吗?
干嘛没写到香味和自然气息?
难道真的闻不到我的自然气息?
那的确是不一样的劲骚味,
好可惜噢!
噢!

都说超零了嘛,
肯定是大过零喽,
那就是从0.03 mm 以上
至 100 KM,
所以您也是在范围以内,
总没机会逃过我魔掌。
保重!

::: 月圓月缺 ::: said...

那麽抗拒夜生活?

kai said...

夜,还是拿来睡觉的好!
我可懒得想得那么多呢!

Wois said...

::: 月圓月缺 :::
没有抗拒啊!只是没有时间去。去了之后,心里更疲倦。哈

kai :
非常对。拿那些时间来休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