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8, 2008

离别

去年见到他的时候,他安然无恙,有说有笑,很健谈。那时我在槟岛下飞机,就顺道到他的家探望。

今天妈妈捎来了消息,他已经归西了三天。哥哥的岳父归西了。我在电话里呛喉了20秒,接不上妈妈的话。我也不知道要对哥哥说什么,心里涌上的一颗无奈和恐惧的感觉。

瞬间,我感到世间人别的愁感。认识的人离别了,对自己带来无限的恐惧感。在他短短的人生,他没有带烦恼来,亦没有带烦恼的去。离别只是瞬间的挥手,眼睛缓缓地闭上,从此地和人世间道别,回归大自然;我无法想象嫂嫂受到的打击,也许她只能用体温来触摸早已冰冷的双手;用内心挤出来的眼泪,洗涤现实的残酷。

端午无月。夜也特别的冷。我的手掌突然冷了,我紧紧地拥抱着自己。其实我很儒弱,无法面对离别的恐惧,亦无法停止一切人生必过的程序。

Uncle,您安心地走吧!

6 comments:

阿洛 said...

别太难过。pat pat...

Vincent Cho said...

有谁不害怕失去?我也一样害怕呀…所以还是要坚持懂得珍惜身边人!

christine said...

"我紧紧地拥抱着自己。其实我很儒弱,无法面对离别的恐惧,"

多么熟悉的感觉。。。生离死别,无奈可是却得去面对。。。

Wois said...

阿洛 ,Vincent Cho ,christine:

人生须戊。我们必须慢慢地学习。谢谢各位。

杉叶 said...

不能看通看透,那就放下,自在。祝轻安。

Wois said...

杉叶:
拿得起,一定放得下。只需要时间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