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3, 2008

大马医生2

昨天到大学医疗所来打针。平常这里不多人,不晓得昨天这里病学生特别多。号码一个又一个地报数,病人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在等。人们无聊,就和邻座攀谈几句。原属安静的地方变成有点吵乱。我走向柜台:

“Hi, Good morning. I wanna get my second injection.”我拿了卡出来,伸手入小小的玻璃窗口把卡递给她。

她没有笑,冷淡有不耐烦地说“PleaseWait.”

她也不要多理睬。我就站在柜台旁等候。这样的柜台服务态度在大马司空见惯,我的心里早已有免疫力。

等待她办完了一些病人的登记手续,她直接叫我显示出卡。

“Total RM18.”她不多说,直接叫我还钱。我从钱包里抽出rm20给了她。

她收了钱,就望着桌面的那张卡,说道:“Please wait at outside of room no.6”

我望着她。她补充一句“I will come to give you an injection later. Here is your balance rm2.”

她一身白衣的打扮,我对她的专业显然比较有信心。我就默默地走向6号房外等候。

不到3分钟,她娓娓地走向6号房来。病人们看着我,好像我给rm18贿赂她,等到第一时间的服务。

她走入房里,取了一瓶小小罐冰冷的疫苗给了我,说:

“Get this to emergency department to get injection.I have to do my work now.”我瞪着她,无言。

打从我进入这间医疗所直到离开,我都没有看见其他的护士。大学的医疗所很大间,既然只有一位护士?我怀疑在心。

为了不拖延时间,我就手里拿着冰凉的疫苗,匆匆走向急救中心。

已走入急救室,里边的医务人员都是男人。里边没有护士,只有医生。

“The nurse asked me to come here to have an injection.”

递给了他那瓶疫苗,我就坐下,拉起我的袖子。

“Relax please. Put down your hand to relax, otherwise your hand muscle will get pain.”

我为了不想“痛”,我就得乖乖地放松我的手。细细的针不一会儿缓缓地进入我的皮肤。我感受到针头慢慢地穿入我的肌肉组织里,慢慢往深部里邃去,但我不觉得痛,也不痒。

“Done, hold the cotton. ”

"Can you give me a plaster to stick it?"我回答。

“Why need plaster?”医生惊讶地回应。

我无言。心里在想快点让血止流啊!

“Don't need plaster lah.”他又加一句。

算,不给我,我也不稀罕。心里又多了一位不体贴的医生。

昨天下午,当睡午觉醒后,我发觉打针的手臂开始酸痛。我以为是我睡姿的关系,压它太旧导致酸痛,可能不一会儿就没事了。

今天去学校的时候,我的手臂的酸疼变本加厉,一股淤酸涌集,久久不散。

我现在没有力气拿起重的东西。我怀疑那位医生的专业。

之前一位护士替我打第一只B型肝炎的针,我的手臂没有酸痛的遗症。当针头进入我的皮肤时,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针只进入我的肌肉。现在换了医生打,我感受针头往肌肉直入;去年捐血的时候,给了一位医生抽血。事后,我的手黑青了3个星期多。朋友也领教过。

有时候我在想,打针是医疗人员必须会的知识。大马的护士在一些简单的医疗知识往往比医生还要熟练,还要好;护士的医疗建议往往比医生还要建设。只是护士不能给病人下药罢了。

大马的医生啊,你们的专业在哪里啊?

12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你的手黑青这么久?我差不多一个星期多罢了耶…你都没有担心吗?

墮天使-祥 said...

因為打針的東西是護士交常做的,所以比較熟練。

::: 月圓月缺 ::: said...

最怕打針 =.=
怕痛~

十六夜真人 said...

看你對大馬的醫生真的完全失望了喔...
我試過醫生幫我打針時
針斷了然後重打
還是不成功
最後打在手背
我只是打個消炎針而已
結果挨了5針
氣死我了

christine said...

你的手还好吗?

萍凡女子 said...

赞成祥所说,打针都是俏护士常做,所以在这方面她们比较熟练。
还听过有的医生打了三次都插错血管,告诉病人那是她的倒霉天,听了都气!

阿洛 said...

现在还疼吗?用热毛巾敷下也许有帮助。

Wois said...

Vincent Cho
没有什么的。。我中过几次,有经验,所以不怕。

墮天使-祥,萍凡女子:
医生也要熟练打针的技巧啊!这是医学的基本要门/常识(对医务人员)。医生也要替病人打针的。

::: 月圓月缺 :::
没有什么好怕的。:P

十六夜真人 :
不是失望。是一种内心的挣扎。还是有好的医生。。。

christine & 阿洛 :
我的手好很多了,还是有点点的酸痛。但已经轻微了。

少俊 said...

专业操行。怎么了。
现在的人,是不是,都看钱?》

字言字語 said...

不用plaster是正常的
因為當你用cotton把洞口壓好的話是可以的
用plaster方便直接貼上,但如果他貪方便
亂插洞口注射…你就會血流成海…

有些時候,我對大馬政府提供的軟硬體…都有一定程度的不信任……

呵…你還好吧?

杉叶 said...

竟然可以把疫苗交给你自己去找人打针……也真行……
可能是inter-muscular injection,会比较疼吧,当然技术也有关系。

杉叶 said...

指误,我想应该是intra-muscular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