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9, 2008

她的快乐

来到谷里,我早已习惯了塔车的生活。

每一天清晨,我得一个人塔着列车到另一个驿站去转车。我很准时来到驿站,而她总是在我出现后,动作很缓慢地从高高的阶梯拾级而下。

她已经进入中年了吧!每天打扮的得体大方,头巾包得整整齐齐,手里拿着一只指路棒。一下楼梯,她把棒子摺叠,然后紧紧地握在手里。就因为这样,她总是不经意地碰撞梯前的石凳。坐在石凳的人一觉有东西碰撞,就会望去被碰撞的地方,然后不以为然地回神到自己关注在眼里的事物。

虽然没有人曾让凳子给他坐,或许她不稀罕那些位子,她总是带着一脸笑容,淡淡地挂在她素颜的蛋脸。她也从来没有对客人求助,自己静静地站在阶梯旁等候火车的到来。来来往往的乘客似乎当她是透明,也不曾给予任何的扶助。她好像学会了人情世故,从来不会让人情的暖寒来占据自己。她静静地站,静静地等,微微地笑,偶尔口里也微微地在动,哼出自己的乐曲吧!

早上的乘客都是以上班族为主,全部装饰自己得非常得体,谨慎,显得时尚十足。火车一来,乘客就卸下仪态的外服,匆忙又粗俗地挣着站在黄线外的前线。几乎在人们的眼中就没有她。她一听到火车的来声,她的动作依然缓慢,不急地站起来,动作优雅,像是大家闺秀。她也不理会他人,静静地站在乘客的后面排队似的等候入车厢,没有作声。从来没有人扶她一把,她也学会了“自己靠自己”的原理。

清晨只是瞬间的故事,她好像懂得故事里的蹊跷,让自己更快活。一个清晨的车站,就只有她一直把笑容挂在脸上。上班族惺忪的脸孔抵不住她那美丽的笑容。在众 多冲忙无奈的脸孔当中,或许她从来不知道笑容的样子,或许她也从来没有看过晨曦的光线,但在黑压压的人群里,黑茫茫的眼睛世界里,她的心里依然存在颜色的 幻想,从来没有抹去笑容的光芒。你认为她快乐吗?我很肯定地告诉你,她很快乐。

我一直在对面的转站望着她,每天望着同样的事情演了再重演。我心里一直在想,全部的乘客一定可以使出他们挣车而上的本领,哪怕挤得像似沙丁鱼罐头,他们也心甘情愿,没有怨言。而她会怎么样呢?就无法和其他人一样顺利挣入车里,被遗弃在后头。这样被遗弃无奈的感觉一直在我的心里绊绕。

如果有一天我告诉她我的想法,或许她会笑我愚昧。

车门“嘚嘚嘚”地响起来。

兴庆的是,每当车一过,她蒸发似的地消失在车站,直到明天清晨的来临,依然可以再见到她美丽的微笑。

8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很好奇,到底她有没有工作的?

CGYAn said...

通常早晨能逗我笑的就是电台了。
听着MP3的我会像傻子般自个儿在笑,也像其他人1样忽略了身边的人。

::: 月圓月缺 ::: said...

她的眼失明了
但她的心還很燦爛
所以她笑了

而有些人卻相反

Wois said...

Vincent Cho :
我觉得她每天等着火车去上班。。。

CGYAn :
哦!别忽略身边的人啊!要多关心他们。。。让他们开心。你也会开心。

::: 月圓月缺 :::
不只有些人,是很多人卻相反。。。谷里里的人变质了。

::: 月圓月缺 ::: said...

其實想問你很久了
谷裏裏是哪裏來的?

Wois said...

::: 月圓月缺 :::
谷里是我专用的名词。。。意思巴生谷。哈哈

::: 月圓月缺 ::: said...

我還以爲是midvalley

Wois said...

::: 月圓月缺 :::
mid valley是城中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