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3, 2008

无言

在他的记忆里,九十年代初有很多人换上忧郁症。就在忧郁症频频被各大媒体注意的时候,他也发现自己患上了一种忧郁症,称为“忧郁无言”。那时,他还很年轻,大概40十来岁,在首都某一间私立学校执教。这所私立学校很少有华文小学毕业的学生。华文小学毕业的学生也不会去报读这所学校。

很矛盾的是,他是中文系毕业的。长期呆在这所学校教外佬华文,使到他的心里渐渐产生不平衡,举思渐渐怪异化。

以前他会自责为何不入独中执教,现在他不再想这个问题了。他现在比较喜欢观察外佬的小孩,联想麦克的例案,他试图自问如何把白皙的皮肤变成黑色。或者变成其它他喜欢的颜色也不错。

他的脑里每天在打转在哪几个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赤道是热的?若可以在城里盖上一个大圆顶,装上冷气有多好啊!为什么现代的人类不可以像圣经里的亚当夏娃裸着身子走来走去?为什么自己不能和喜欢的老鼠结婚?

无论白天,下午,晚上,尤其在睡前,他每天都学希腊雕像人-思考者,默默地思考;当他一有空,就躲在百科全书里找答案。但在这些寻找答案的日子,他始终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因此他老是睡不着觉。渐渐患上严重的失眠症。

后来他参加了北传佛教的禅定班。才不到3天,他已经学会了其禅法要密口诀。此时他方发现,其实单靠口诀就可以让自己轻松下来,所以他决定不要浪费时间来禅定。每天就口里念着“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这句口诀。

效果神奇,就在第五天把他的忧郁治好了。他满怀欢喜地写了一篇文章《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口诀消除失眠到如何有效地在让自己在华文教学逆境的精神状态中达到最佳状态》的文章,发表在一份本土的小报。文章一刊出来,轰动整座谷里,连外国的报纸都连载他的文章。就在几个星期内,某报纸针对该题做了一份调查,结果让人出乎意料,高达99%的华语使用者,都天天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而把失眠症给治好了,而1%是非用华语沟通者。这使到他迅速变成红人,天天受邀演讲。

一次的演讲中,讲到他为了维护母语的重要性,不管多辛苦也要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给鬼佬看。顿时,他失声沙哑,喉咙好像被外佬丢进了一粒酸梅核子卡着了,使到他出不了声音来。这时候他看见外佬站起来笑他,说英文永远都是最棒的。他站起身来,硬硬搏嘴,一开口就说英文。但英文不能让他顺畅地表达他的复杂心情与不满。他以呀咿呀地呐喊,身体支撑不住就昏了下去。

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穿好白色如雪霜的衣服。他一开口,就听到刺耳如神手的声音一样那样噪乱,他开始感到恐慌了。他不信西医。出院后,他急忙向一位老中医求救。

老中医替他把了脉,叫他伸舌头出来,看看他的脸色,还用一根小木槌捶了捶他的头,就道:
"你已动怒肝火。肝火涨脑,头脑木实,火木相克。你喉咙干枯,火来顶不顺,心火燎内腑,以致耳不聪目不明。加上急昂发言,声带颤动的频率不定而变成噪音,然后失声。要治好这种病不难,只有一个办法-忍,要保持沉默。我们的老祖宗说过'能音耐。从心刃',连那些鬼佬也说'沉默是无限的金'。我开秘方给你,是我祖传的秘方,已经收藏多时,看来今天要为了你重出江湖。记得口诀'忍气吞声,沉默也变金'是《忧郁无言》九字真言的精华。这个口诀只有在心里念,最大特效是写。在写足八八六十四天或者其内,不可以告诉别人,不可以出声,那一定会好。不好你就回来踢我的招牌。"

说完,他就被请回了。老医生发誓不再看他。他从来没有怀疑医师,道谢而离去。

就他写到七七四十九天的时候,他的口可以再次说话了。果然真神奇,让他再次兴奋不已,体会到无言的力量。现在,他每天爱看无言波道的节目之外,还时常到Red Box去唱姚淑蓉的《无言的结局》,他的生活开始变得优雅起来了。

8 comments:

Jing said...

故事好精彩!神奇!^0^

Bombomba said...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灵感呢?

christine said...

有时无言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Wois said...

Jing:
神奇?谢谢你。。。

Bombomba :
这是以前的作品。是以前读到一篇关于华文教育而触发感觉。其实要影射华文教育的苦境。但写啊写,最后变成一篇好像娱乐的短篇。。。

christine :
这是我想表达的。。bingo!!!

Vincent Cho said...

………(无言)

^柠檬茶走糖^ said...

我喜欢华文。。。支持~!

Wois said...

Vincent Cho:
^@@^

^柠檬茶走糖^ :
谢谢支持本地作品。。。。!!!你也加油

::: 月圓月缺 ::: said...

最後一句看起來感覺好像變成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