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9, 2008

老人

夜已是10。30半。

Kuchai Lama依然非常热闹,人群喧闹。

街边的路灯不断地眨眼,马路一时暗一时亮,无奈地铺展在眼前。

远处伫立着一位衣着端庄的老人,一庞忧郁的脸孔,偶尔徘徊在街口。走近老人的时候,可以从老人的脸上看到许多岁月所留下沧桑的痕迹,一条条地显露出老人无可奈何奈的年龄。大概七八十岁吧!老人虽然老了,但从他的体力看来,还挺健康的,一身站得直直的。

近来夜里总是吹冷风。老伯无畏,痴痴地等,不知道等待什么。可能站久了,老人困于寒风中,找了路旁的石埂坐了下来。在微亮的灯亮映照下,老人的身影在巷里显得孤独又寂寞。不一会儿,手心撑着头儿,磕着头,睡了下去。

路过老人身旁的人有几位外劳小姐和牵狗的人踩过了老人孤寂的影子。外劳小姐经过老人的身旁时,用异样的眼神洒在老人的身上,然后匆匆忙忙地走过,似乎怕老人会对他们不利;牵狗的年轻人就让他的狗在老人旁边的小丛小解,从不在乎老人的存在。

我告诉朋友,老人真的很可怜,好像被遗弃在街口。我的心里顿然起了怜悯,而朋友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当吃完宵夜,走到停车的位置时,老人不见了。是否他的家人把他载回家去了?还是老人抵不住寒风的冷酷,走到一个能让他温暖身躯的地方?老人的身影仿佛被夜里的寒冷卷走,留下的是一夜的孤零。

坐在车上,我凝视着那个老人坐过的石埂。老人的身影隐隐约约不断地隐现在黑暗的街口,挥不去在入夜的寒风瑟瑟里徘徊。

17 comments:

字言字語 said...

天啊…不來這裡都不知道…你這麼好文彩…
慚愧~!

Wois said...

字言字語:
生活中,我们都是彼此互相学习。当然只学好的。哈!

我乱乱写的啦!我们各有千秋,梅花输雪一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摇手问好!

字言字語 said...

難得你這細膩注意到他…
哈…

加油~!

少俊 said...

这世界,我们觉得可怜的人,真的很多。

Jing said...

一个普通在街上徘徊的老人,竟可以被你描述到如此的生动。很欣赏你的文笔哦~^^

Wois said...

字言字語 :
写,要观察。所谓手写我心。哈!(我又胡言乱语了)

少俊:
我看到他睡在那里,真的很可怜。怎么这个世界有人把他垂弃?

Jing:
每一种事情都有它不平凡的一面。只要我们细心去看,洞悉,那些出来东西才有味道。

christine said...

有一次和婆婆去三保洞那拜我妈时,婆婆独自坐在外头的长凳等我们。出来时,婆婆笑得不亦乐乎地对我们说有很多给她钱!

路过的人看到婆婆酱老,手又震地孤独坐在一旁,想必一定是觉得很可怜。也一定在骂没良心的家人把她丢弃在那儿。。。

人间还是有温情的。。。

Wois said...

christine:
你婆婆得到他人的注意,那位阿公没有人要采他。

可能他在等待谁谁来载。。。

字言字語 said...

哈…
我只會講不會寫…
我會檢討地…哈

墮天使-祥 said...

寫的很細膩,很好文采。

以後我要多點來這裡。

Wois said...

字言字語 :
讲,也是要看功夫的。。。
有些人会讲,不会写。
有些人会写,不会讲。
有些人会写又会讲。
有些人不会写也不会讲。

我也要检讨自己。

墮天使-祥:
彼此,彼此。。。
欢迎来到金星。

Nicole Tan said...

对老人心里会特别的同情,因会想起自己的公公和婆婆,有时驾车常会看见一些老人在路旁没方向地走着...会很心酸,常想是不是在城市的孩子比较不懂得珍惜老人家呢...自己会不会也是其中一个...

Wois said...

Nicole Tan :

虽然自己无法给老人全部的爱,但记得一定要爱他们,虽然只是一点点,他们对与错。
没有他们,也许就不会有今天。
子欲养而亲不在。

小丑 said...

哇哇。好羡慕你的文笔哦。不错不错。

有很多墨水。很有那种风格。

我喜欢。

Wois said...

小丑 :
我是运用短篇小说的手法来写的。

我会加油的!你也要加油。

字言字語 said...

運動篇小說的寫法…
唔…不錯的點子…
没試過…哈…

得空可以教多我幾招…

或許自己是怪腳…看怪書…
哈…
常常詞不達意…言之無物…乏味…

Wois said...

字言字語:
多读,多写,多用,多听。。这是写作的基本要们。我也没学过。。哈!怕教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