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浮沉

夜里,我被人群包围着。

站在驿站里看着富都的监狱,还有周围的建筑。她早已被时下的洪流逐出这个曾是囚犯求恕的痛土。远看壁上所留下的图画,早已被风雨侵蚀后变得模糊的脸孔。留下的不再是痛苦的呻咛划破黑暗,而是血流的土墙挥不去的历史,永远记载了委屈和恳直的故事。

车站里人山人海,黑压压地压着瘦小的我。我再凝视人们的脸孔,脸上几乎带着疲惫和眷念,等待回家去,但脸孔的伪装似乎让我有点窒息。其实,我也是很累。

喜欢夜里的列车,站在车门旁里看着人群,还有车外的景画。

一站又一站的驿站从我的身旁而过。窗外的脸孔和景画像似放映幻灯片,一片又一片地过,从脑里惊过。

夜里,一切自然埋藏在黑暗下,变得那样的神秘,隐隐约约地藏在角落。而人们在明亮的车厢里显得格外安稳和平静。夜深了,我没害怕,只是每次走过的路线,发现的是慢慢改变的景物,负荷了人们疲累的脸颊。

疲倦的脸庞不再有丝丝的笑容,似乎这个城市里早已锐脱灿烂的笑容,留下的是拘谨的轮廓。不知道这个发现,多少次在夜里的列车里浮浮沉沉。

我拥抱着自己,思念太多,思念畏惧地卷曲起来。霓虹,粉刷着深夜不让她那样深和沉。纵然心已冷,我也得把爱当作真。

下了车,我依然和红尘在翻滚。

6 comments:

少俊 said...

又是一篇黯淡的。
红尘尽虚幻总会空,一笑沧桑似梦~

Nishiki said...

喜歡你這篇憂鬱的文字...

Wois said...

少俊:
看来你比我更黯淡.哈哈

Nishiki:
我想,你也是这样踏着lrt吧?

Vincent Cho said...

嘻嘻!雨夜的城市也變得疲憊不堪了。我似乎很久沒有搭輕快鉄了~

christine said...

坐轻快铁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东西:不同的人呈现不同的面孔,动作。

读书时,最讨厌坐ktm,挤得像三文治!

Wois said...

Vincent Cho:
很多人慢慢脱离輕快鉄了。。。何时轮到我?

christine:
我也不喜欢坐ktm和pu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