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北风

北风吹。

多久没有投入凉爽的北风怀里。稻草轻垂,和北风共跳一支自然舞步,奏一首自然之曲。

我站在田埂上,遥望这个平原,大地一片绿茵。遥远的地方伫立着一坐耸入高云的高岭,飘飘然地在这片平原上翩翩起舞。


啊!多久了,我早已失去的感觉,如今重游入我的心里。多久没站在稻田里看日落,吹着烈风,看着蛋黄似的太阳缓缓地在稻田边陲滑下,把一亩亩的田野染成青黄色。那么地感动,那么地怀念。

走了千山万水,从来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自己拥有归依感。心灵累了,总是没有一个屋檐下可以让自己站得更稳,更虔诚,更舒服。

每当北风吹袭,总是喜欢坐在窗口旁,慢慢去细听它和玻璃磨擦出令人惊悚的嚎啕嗞嗞声;离开了这个平原,风声慢慢地在脑里变成微弱,消失在繁琐的思绪里。

离开了,离开了那种亲密的感觉,在北风里。北风依然亲切地给我拥抱,而我什么都没有留下而走了。

临走前,回眸这块孕育我的平原。


如果我的家乡是一亩田,愿我成为风,轻轻地吹呀吹,拥抱着它,那是多么地幸福啊!

如果我的家乡是一座山,愿我成为攀岩者,轻轻地攀呀攀,拥抱着它,那是多么地骄傲啊!

如果我的家乡是一条河,愿我成为渡河者,轻轻地划呀划,拥抱着它,那是多么地温馨啊!

18 comments:

苏完尼瓜尔佳•明轩 said...

不声不响就跑回了家乡!
是吉打吧?
本宫额娘的娘家…………
怀念……

p/s:那天本宫猜到您要送的礼物,有没有吓到?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

Wois said...

娘娘啊!你聪明,臣就知道了。哈!

想念家,娘家,就回吧(要有空先)!

有点舍不得回来。唉!

chengsun said...

突然想起张镐哲的歌......

Wois said...

chengsun:
他的《世间缠绵》,也很好听。

苏完尼瓜尔佳•明轩 said...

干嘛突然有空回家呀?
您变自由身了是吧?
加油!
那两条玉蜀黍在等着您啦!

Wois said...

娘娘啊!人要休息的啊!我不是机械人啊!

嘉謙 said...

好美的田~

好美的田~

戈 哥 said...

Nak balek kampuang!
Senang yo!
Bague lo!
nanti pulang bawa buah tangan ya!
Kue-kue pun boleh aje!
Kinkao kinkao!
Makan makan busat!
Asal bukan kasih kerebao Kedah.

少俊 said...

我想起那首歌曲哦~

Wois said...

嘉謙:
这里的田很美。。。尤其在收割的季节。

戈 哥:
pi mai pi mai tangtu.
hang cakep ape? tangan saya tak ada buah... hahaha!!! nak batu kah?
buah batu, i ada.
khun hiu mai? khun yak tan arai?


少俊:
怎么不能进到你的部落呢?

少俊 said...

Wois,我关了部落客,现在完全没有更新,想把它删除,但最终只是封锁了。谢谢你们的文字:)

Jing said...

嗯!单看你的图就有很舒服的感觉~

Wois said...

少俊:
哦!很忙啊!别delete...有空可以再写。

Jing:
但我的文字给人不舒服啊!

Nishiki said...

怎麼華語﹑馬來語和泰語都一起來了﹖

Wois said...

Nishiki:
他人要秀语言天分,而我没有。唉!
你来帮我好了,讲一些阿拉伯文。。。。

戈 哥 said...

Nishiki & Wois,
踢馆来了!
嘻嘻!

唉!
所谓见人说人话,
见鬼就说鬼话嘛!
很逻辑吧!?
并不是秀的问题,
是入乡随俗。
对嘛,
Hor!

Cavin Ng said...

你好。不经意浏览了你的部落格。发现了这篇文章觉得特别有意思。所以我希望可以摘录在我的部落格,让更多朋友可以欣赏到你的文章。http://liferoadmission.blogspot.com

Wois said...

Cavin Ng :
谢谢你的到访。
你可以转载。。。

和你摇手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