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2, 2007

垂气的脸孔

喜欢站在列车的车门旁,望出小小的玻璃外,看着落雨的天空,细雨飘飘地落在孤魂的大地。

谷里的天黑得太快了,无奈的眼神徘徊在迷恋的霓虹里闪烁。看着草丛从旁远卷而去,而脑里陈旧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重播。


列车一站站停去,乘客不停地更替。车里站满人群,熙熙攘攘,喧闹。人们的眼睛里藏着迷蒙的诱惑,缓缓地捆在自己的欲念里。纵然自己失去清晰的意识,边靠着门闸,眼神茫然地望着乌漆的外景。你累不累?我很累。

窗外的天空黑得很害怕,这个四寰山峦的谷里怎么这样固执呢? 固执得如此慢条斯理地把人们的快乐抹去,承受过无奈的洗礼,又依然款款地展露着自己苍老野拙的面容。


天空无星,人类已无心。在列车的最后一站,乘客已经无几。驿站到了,只可惜自己的心还没到达目的地。可不可以继续在等待吗?继续走,继续失去,只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年华慢慢脱离亮丽的衣衫,而穿上一件黑白的丧衣。

岁月都不等我,你也不等我。而自己走出了列车,轻轻一跃,跳出复杂的人河里,疾步地离开车站,不回头看着那些看了都让人垂气的脸孔。

4 comments:

Mee Ling said...

嗯,似乎感受很深哦。

turtle said...

我的。。。离题了。
那张照片像神迹。
好象天使可以随时从天而降。
美极了。

少俊 said...

哇~又是美丽的阳光照片。

岁月真的不知人间的忧伤的~

RC ~倩~ said...

这么久没上你的部落格了..
你的文字还是那么美...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