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2, 2007

席幕容《渡口》

我之能写诗,主要被两位我及爱的作家影响。两位都是受到乡愁这两个字而写下串串优美的语句。其中一位就是席幕容。

席幕容,全名是穆伦·席连勃,意即大江河,一个台湾长大的蒙古女诗人。十三岁时写诗,1956年入台北师范艺术科,1964年到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进修,入油画高级班。1970年以穆伦为笔名,在《联合副刊》发表作品。七月回台湾,任教新竹师专美术科。其后数年间应邀参加多次省级及国际性之美展。并以萧瑞、漠蓉、穆伦·席连勃等笔名投稿,作品多为散文。1989年九月前往父亲及先母的家乡,初见蒙古高原。

十四岁起致力于绘画,至今仍视之为主要职业。写诗,只是作为累了一天之后的休息。她写诗,为的是“纪念一段远去的岁月,纪念那个只曾在我心中存在过的小小世界”。一个“真”字熔铸于诗中而又个性鲜明。在她的诗中,充满着一种对人情、爱情、乡情的悟性和理解她的诗让人读来总是那么感人,那么细腻,那么缠绵。

xxx xxx xxx xxx xxx xxx

喜欢席幕容的诗里细腻的感觉,犹如唱出大草原的期盼,一首首唱不完的爱情缠绵的故事。更喜欢席幕容的诗化成一首首的歌。在哀伤低嗓子的蔡琴演绎下,更是唱出无常的愁感。是忧感,期盼,无奈,仰或快乐呢?

就像这首《渡口》,朴实无华的歌词,字里行间流露着思念。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我给席慕容回复:

走吧!走吧!
那天,我们早已知道
华年 早已成为了历史
在我们的黑白照片里
留下的 渡口。

渡口在哪里?
在我们个别心里的天涯里。

白天,风吹。
我们抬起头 微笑。

11 comments:

Kent said...

级爱的作家
写错字。。哈哈。。

btw,“渡口”,很有画面的离别,哈哈。
至于你的回复,你美化思念,美化伤心,我想我大概领悟到你之前要告诉我的意思。我会做到吧。哈哈

Wois said...

Kent :
hahaha
你要多努力,不要再伤心了。让我伤心就够了,哈哈哈

Kent said...

我不会伤心啦,我很好,谢谢。呵呵
毕竟,this is life.

Wois said...

Kent :
但愿如此...

祝大家都开心.

Mee Ling said...

小詩人,對你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Wois said...

Mee Ling:
没有这样夸张吧?嘻嘻嘻

Beck Lim said...

现在已经很少人会写诗 看诗了~
留着这一点风雅 继续传下去吧~
不然以后 世界一点诗意都没有了~

少俊 said...

又是蔡琴哦~~
你最近的文章都和歌曲有关哦~

Wois said...

Beck Lim:
我是乱乱写的,一点风雅都没有。你见笑了。。嘻嘻嘻!


少俊:
你近来听蔡琴的歌太多了吧!
我最后一次放她的歌是在11/5/07《你的眼神》,而且那是第一次哦!
哈哈哈,你乱了。

少俊 said...

第二次也可以用"又"啊~~HOHO~~~

Wois said...

少俊:
哈哈哈
也给你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