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3, 2007

财产

你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少真理,又有多少歪理。在你走过的岁月里,残留的不是那浩荡荡又生硬的故事。故事的记忆,只不过是书面的化石,浮现你的述说。

多少人不断地挖掘你的内心的宝藏,化成不堪入耳的事实,把自己美丽和丑陋的一面一一展露世人。你质疑,什么才是算事实,是这样,不是那样?当一切变成模糊的时候,你才深深地后悔,娓娓道出自己深层的内疚,道出所有的真相。这好像是一个布局,而你掌握了所有的局限,还有时间的限制。一秒又一秒地过去,它窜入你的布局,泄漏了真实。你才明白,你却输给了一个似网的摆布。你说那是天网吗?我回答,不是。不然哪是什么网,这么厉害。

最后,你垂着头默认了。你终于输给那个叫历史的家伙,给你捕捉的就是历史网。可恶吗?

你活在历史的当下,你从来没有在历史里苏醒过来。你说它不属于,你好像离开了它,到了好遥远的地方,不再感应它的呼气。但它时时刻刻在呼应着你。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呢?它远离你了吗?是吗?是吗?

哪怕有一天,当你的灵魂在沧桑的历史里魂飞四散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忘了你曾经的存在,你不再为任何的东西肩起磅重的责任,但你要明白,你还是逃不了历史的追捕,在历史的名册里,至少留下“先人”一词。

请不要狡辩历史,历史永远都是你唯一的财产。

6 comments:

少俊 said...

走过,就成为历史.
历史一直在重演着.

(你越些越深奥,越难理解)

再别康桥 said...

历史,沉重的事实。

其实,也虚幻。

我只是很想告诉你,也告诉我自己,

如果你真的想要窃探真理,

那么你不是真的,我也不是真的,他更加不是真的。

悄悄地我来了,正如我悄悄地走了(鸟!)

而偶然性遗留在我“网忆”里的,

正是我记忆里的“财产”,很高兴认识你!

美妙的文笔,动人心弦的灵魂。


也许,在转身之际,只要我还活着。。。

很快地不用一迅间的时速,我又回来了!

原谅我来不及道别,因为我知道我们还会“再见”的!

相信你也明白,这个人世多复杂多无奈。。。

我不在乎荣誉美丑-------

因为我知道每个人的灵魂都会发亮。

如果你意会来者何人,希望你会闻到一阵花香!


~ 谢谢你的“财产”分享!

再别康桥 said...

历史,沉重的事实。其实,也虚幻。

我只是很想告诉你,也告诉我自己,

如果你真的想要窃探真理,

那么你不是真的,我也不是真的,他更加不是真的。

悄悄地我来了,正如我悄悄地走了(鸟!)

而偶然性遗留在我“网忆”里的,

正是我记忆里的“财产”,很高兴认识你!

美妙的文笔,动人心弦的灵魂。


也许,在转身之际,只要我还活着。。。

很快地不用一迅间的时速,我又回来了!

原谅我来不及道别,因为我知道我们还会“再见”的!

相信你也明白,这个人世多复杂多无奈。。。

我不在乎荣誉美丑-------

因为我知道每个人的灵魂都会发亮。

如果你意会来者何人,希望你会闻到一阵花香!


~ 谢谢你的“财产”分享!

Wois said...

少俊:
看完山居笔记后,乱乱写的。。哈哈哈!


再别康桥 :

历史是沉重的事实
虽然它没有一定的裁判。
但它不虚幻。是很扎实。

你是徐志摩先生吗?
欢迎来到金星。
悄悄地我来了,正如我悄悄地走了
我挥一挥衣领,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我留下了曾有的记忆
从文字中牵说你。

少俊 said...

山居笔记,我好像没有真正看完.(去看了书架).真抱歉,这本买了后就一直呆在那里.哈.

看了看,霜冷长河,文化苦旅,千年一叹,行者无疆,还有山居笔记.

哈.基本上只看完一本-千年一叹.

想看他的人生风景~哪怕他又在批判盗版商~~~

Wois said...

少俊 :

山居笔记,很好看。快去看。
他没有批判盗版商,他是读了许多书而做一个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