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7, 2007

昨天,攀上谷里四周的山峦。在山峦的最高顶峰,遥望下去躺在谷里的一片红红绿绿,还有褐色,装潢着孤寂的大地。

随着时间的氧化,山坡慢慢地脱卸自己艳绿的颜色,露出自己快苍白的脸孔,颓废及无奈地在谷里叹息。



巨龙穿破了姑娘的围裙,太阳狠狠地猛晒。乳白的肌肤羞耻地外露,露出斑驳的痕迹,被侵蚀在无情的岁月里。

越过森林,饥饿的水蛭嗅到人体的味道从树叶掉下,迫不及待依偎着人体,不停地吸。我不畏惧,移走了水蛭强力的吸盘,朱红的血缓缓地从肌肤流出来;太阳在夕阳特别火红,把殷红的血液染着这个谷里。不痛,不痒,只有心里在荡漾,在谷里涟漪。

红得快变黑的血,越流越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分解水蛭吸盘里的化学物质,慢慢凝固,结黑了整个大地,一片黑漆漆。我拥抱着自己,越抱越颤抖。

冷风渗透入嶙瘦的身躯,而我向着光明的方向走去。

26 comments:

BOX cat said...

天,你文笔太好了~~五体投地,师父!!

少俊 said...

梦里?抑是?
去Tawau Hill Park时,去看最高热带雨林的树时,看到了很多水蛭~~~随行的很怕.放弃了后来的旅程~~

Wois said...

BOX cat:
哇!还好啦!没有什么的,乱乱写的。。哈哈哈!

少俊:
Tawau Hill Park有水蛭吗?我去的时候,没有看见呢!哈哈哈
今天我又再去,不是被水蛭吸,而是被蚊子。可能是因为今天干瘪瘪的,前天就湿漉漉的

少俊 said...

你到底是去哪里啊?
好接近大自然,好羡慕.
这里每天呼吸肮脏的空气呢!!

Wois said...

少俊:
我去做工啊!要爬山的呢!很辛苦的,被蚊子和水蛭吸,没有人会知道的。哈哈哈!

谷里的空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vanille said...

辛苦你了,不过给水蛭吸一吸,放放血也是好的。

Wois said...

vanille:
很辛苦呢!
被水蛭吸,今天还被很多蚊子吸呢!
皮肤不象样了!

vanille said...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怎么没有做防范措施?防蚊子膏,盐,纱布,止血得。。。

Wois said...

vanille :
都忘了,好久没爬山了嘛!

哈哈哈!我还好啦!都习惯了

Mee Ling said...

對你的工作感到好奇哦。

莉璐金 said...

水蛭真恐怖~
辛苦你了

凡奇 Frankie said...

向我的方向走来吗?嘿嘿。

你真的写得很好。继续加油。

BOX cat said...

你的乱写,那我的即不是可以以垃圾来形容了。

以后爬山带盐,可以驱走水蛭。

Wois said...

Mee Ling:
我的工作。。。有关于石头的,到处去看石头。嘻嘻嘻

莉璐金:
这是我的工作,我应该"幸福”才是呢!再多的辛苦也得克服啊!

水蛭不恐怖,最恐怖的是懒惰。

凡奇 Frankie:
忘了你是光明。。哈哈哈!臭美啊你!

还好啦!乱乱写的啦!别再赞我啦,我会飞到青天哦!哈哈哈


BOX cat:
你写的比我好很多。。让我们加油吧!

其实带盐只是把它驱走。如果要它不吸你的血,去森林的时候最好擦烟草。。。

少俊 said...

Location: 谷 : 里 : Malaysia

谷 : 里 究竟是哪里啊?

Wois said...

少俊:
以前在风里,现在在谷里。

马来西亚哪一个大城市是在谷里的呢?哈哈哈

少俊 said...

考我~?说真的,我真的不懂!!哈~~
风,谷?!
哈.风之谷.宫骑峻的动画片.
你,不是华人?!那是?
越来越悬~~~

Wois said...

少俊 :
答案是。。。。。。马来西亚的首都。

我不是华人啊!奇怪吗?

Mee Ling said...

Wa!! COOL...

Wois said...

Mee Ling :
我的工作属于冷门的工作,但非常专业的哦!看我时常贴上一些石头的文章,你应该也猜到吧!

Mee Ling said...

有啊,我就奇怪怎會那麼專業,你真的很特別哦。

對了,你說你不是華人,難道是混血兒?或會中文的其他種族?天哪,你真是酷斃了!

Wois said...

Mee Ling:
不特别啦!我们这些石头人很纳闷的。。。哈哈哈

我是你说的第三个。我是受华文教育的,还有自修。学到了一定的程度,怎样学都好,我的华文还是不能进步。很懊恼!怎样才能突破自我呢?

Mee Ling said...

天哪!請問你是那一族?太棒了!!佩服佩服啊!嗯,你已經寫的很好很好,根本就是詩人一個!!太多太多華族不及你啊!!!

Wois said...

Mee Ling:
我是泰裔。
哈哈哈。。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好像一个华人。哈哈哈!偶尔偷笑了来。

我的思想还在围绕着诗的format上,唉!我要努力。。。

Mee Ling said...

天哪!!那你希望娶華人做老婆嗎?

Wois said...

Mee Ling:
随缘吧!没有固定要娶什么种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