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5, 2007

迷离

不知从何下笔
记载 时间的列车
载走了 辗转的
三秋。

已是秋季。但仍然
看不见 落叶的一幕。
雨点,任性地下个不停。
叶子 茵绿。

走入 巷口。
才发现 这里没有秋季。
只有 炎炎的宁夏。

秋天 只能在心里出现,
落了满地都是叶片。
走在炙热的太阳的底下
撒落了已干枯的叶片
一片又一片地
掉落。



17.45 13/12/06

4 comments:

Mee Ling said...

詩人,厲害!

凡奇 Frankie said...

好久没有看到你写这样的诗。。。继续哦。

Wois said...

Mee Ling:
没有什么厉害的啦!想到就写。。。

凡奇 Frankie:
我一路来都有写,而且越写越灰。只是我没有把它们刊出来,要不然读者的心情也会灰。

金田一 said...

金田一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