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07

哭泣

近来,我始终心不在焉。烦着温习功课,面对考试,实习的抉择,还有一罗罗的问题慢慢地浮现,压着自己的脑袋。每一天醒来的时候,那些让人烦厌的问题就会一个接一个侵袭沓来。

我已努力又坚强去设法解决快让我脑袋蹦爆的问题。身体的容量一天随一天地在漏气,委靡的情绪也越来越颓唐。我强忍着安慰的眼泪,不敢轻易淌泄。

朋友从来没有看过我这么嗒然若失。笑容静静地从我的脸上割舍,我没办法去挽留昔日的笑声,穿窬不过那堵耸立的城墙。

很想让噙在眼眶里的泪水流过自己瘠瘪的双颊,沁透衣襟。但流出的不是泪水,而是苦苦的呐喊,内心的挣扎。

柳暗后就是花明吗?脑袋的思路顿然混乱。我哑然地抱着自己痛哭了一场,一场失去泪光和声音的哭泣,僵硬地缩在隅城边。

4 comments:

nottyboy said...

寒冬過後..梅花才開得漂亮...

vanille said...

柳暗后就是花明!!!

Mee Ling said...

好像感染到你的難受了。。。

Wois said...

nottyboy:

问题是,“今年”的寒冬过得特别长。。。。

vanille:
谢谢鼓励。

mee ling:
这样的日子很难受,希望早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