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7, 2007

东方花园

灰色的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太阳早在日落之前被乌云遮盖。

我一个人坐在房里,一边修改论文,一边听歌。偶尔眼睛累了下来,我望出窗外的天空,看着对面斑驳的山脉,而心里总是喜欢在雨天里惦念一个遥远的地方。

小学的时候,老师曾发给了一个作文题目:你最喜欢的地方。当时在我的脑海里空荡荡,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记忆中只有槟城的渡轮,光大,槟威大桥,极乐寺,升旗山等等的地方。童年的回忆就是那么的单纯,没有太多必要的奢侈。作文分回来的时候,我得了乙一评,心里特别的满足。

人长大后,对槟城的感觉不但没有远退,反而更浓密。我喜欢它白天的纯朴,热情和古色。走过的老老的街巷,都可以听得到自己熟悉的语言。经过一间一间的古董屋,偶尔会闻到浓浓的咖哩味。饿了,就躲在隐藏的小巷里大快地吃一碗无人晓得的小巷福建面和喝一杯娘惹的BOBO-CHACHA。

喜欢走在那长长的石堤上,望着不蓝不绿的大海,还有一艘艘载满游客的邮轮往无岸的边陲走去。这里没有景致的风景,亦没有迷人的沙滩。但这里有沙漠般的热情,有撩人胃口的美食,还有处处充满了人情味。走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你不怕迷路,也不怕失踪。

夜里,它摇身一变成闪亮的不夜城。吃喝玩乐是他们的追逐和渴望。从来没有停止脚步去追逐自己的繁华的欲念;霓虹灯的艳丽从来没有断绝过,点亮了一个躺在孤寂的马六甲海峡上的岛屿。这里不但拥有来往不息的车辆,还有在海中漫摇的渡轮。坐在渡轮上望着槟屿,尤其看着霓虹在闪耀,有种被摄魂的感觉。曾经有人这样称呼它:东方花园。

我问自己,槟城到底给了我什么,深深地迷惑我。我暂时无法给你任何的答案。心里只有爱,除了爱,我暂时无法给你任何的答案。

牵着自己走过的每一条路,我的心里就会出现一个又一个不明的回忆。那是一个前世的纪录。把我的足迹与回忆全纪录在那不到几毫米的记忆体里。亲爱的,我们见面过吗?

记得,最后走出槟城的时候是雨天。天空犹如知道我喜欢雨水轻轻地点滴在自己的血液里,把爱和血模糊地混浊在一起。走到码头,我不敢回眸一望,只怕望了你的原貌而让我不舍得里去。但在渡轮轻浮在灰色的海面上,我忍不住地瞄了你一眼,现在的心里有多么地踌躇。

许久没有回到熟悉自己的地方,找不回自己的倩影,也没有轻轻地摸着熟悉的脸孔深深地吻一下。空气里的呼吸早已飞逝,何时又再让我留下无可磨灭的烙印?但我想这也是我给你最简单的答案:亲爱的,我很想念你。

2 comments:

海龟 said...

心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
虽然槟城不是我的故乡,但我已经把她当成了我的第二个故乡了。
看到你的slide show,好亲切。
原来那些景色画面都是那么熟悉的,像就在我身边一样。

Wois said...

槟城不是我的故乡,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的文章有暗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