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5, 2007

回家

“Wois, 新年期间你会回家吗?”妈妈期待地问。

我回答得很冷漠“没有。”。

今年的华人新年将会是我第二次在外头渡过。原本打算回家去的,但因为生怕实验的功夫来不及赶完,所以就打消了念头。谁知自己的实验早在新年的前两个星期完成。

近来开始上网搜寻便宜的机票。竞争得很厉害的两间航空,机票的价钱始终如一 — 昂贵。来回机票共RM700++。对一个穷学生来说是一个挺庞大的数目。我花不起,所以死了心。

妈妈早在上两个星期来电问我要不要回去。她买票给我。当时我拒绝了。我要求妈妈把那数额的一半给了我。妈妈答应,当然收钱的人非常开心。

实验做完了,有了钱,终于可以安心上街血拚一番。周末的市中心,人山人海,交通诸塞。加上炎热的太阳,不管走在广场或者路边都让人不断地飙汗;之前来W广场的时候衣服还挺多样化。现在剩下的已经寥寥无几。选了很久,我终于选上了两件衣服和一条深蓝的牛仔裤。

W广场四处张灯结彩。新年歌曲一首又一首不停地播。我感受不到任何新年的气氛。反而讨厌那听了让人生厌的翻词旧唱的“流行” 新年歌。没新意,滥竽充数。

买完衣物,我就在附近的一家英语书店闲着看书以打发自己剩余的时间。突其而来的鼓声四震,乒乒乓乓,接着一群舞狮在外面猛狂的舞来又舞去。我站在书架旁望出玻璃外。一共有15只,四种颜色的醒狮没有次序地一起狂舞,看起来很缭乱。

听着听着鼓声的节奏,顿然产生一种强筋的新年回家的渴望。渴望淫虐着空无的心灵,萌芽着回家的念头。我方知道,该是时候游子准备回家过节了。而自己还是一个人游荡在亚庇里,没有回家。今年团圆饭又少了我的份,心里不禁哑然地感到惭愧和无奈。

回家是幸福的。家,不只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也是构造心灵的重要基地。没有回家的游子们是多么的空虚,孤零地漂泊。

我再看不下书。春节的气氛逼人,让我想逃离现场。一个人逛街,有说不出的缥缈。

看着人们提着大包小包走来又走去,我又何尝不是呢?但咱们的分别于那些人买了之后就可以回到自己最温暖的窝巢,而我不然。我开始后悔接受那笔钱而放弃回家的机会。我不敢告诉妈妈因为不想让她知道我的空无免得让她焦虑。

记得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妈妈曾在除夕说过,虽然你人没有回家来,不要紧,心回到家就算团圆了。我一边听着,眼眶都红了。但不敢轻易地掉下那安慰的泪水。

我离开了现场,塔上公车离去。我也是回家,只不过那个“家”少了父母兄弟们的聚会和笑声罢了。

9 comments:

BOX cat said...

我不知你新年将会忙什么。虽然说心到家就行,但父母总希望与儿女一起庆祝新年。

子欲养而亲不在啊。

凡奇 Frankie said...

希望你在那边也能过个很开心的一天。

ShuFen said...

我也是不能回家过年的游子,很明白你的心情。
新年快乐。

vanille said...

有家可以想,是你的幸福,特别是每逢佳节时。:-)

新怡 said...

家 - 在那?

sebastian said...

有家可归~~终究是幸福的。若不能知足,至少惜福。

Corinne said...

独自在外生活最怕过年过节,没得回家孤零零的很是难受,希望有朋友陪你度过这个新年吧!
cheer up!!!

Wois said...

Box_cat:
我很想回家,聚一聚。错过了华人新年的聚会,四月还有一次我的“新年”。我想不会再错过了。

凡奇,shufen:
也祝你们快乐。摇手问好。

Vanille, Sebastian:

是的。我没否认。有家可以想是幸福的。感恩惜福。

Corinne:
我想应该我有节目吧!只是这里的节目不会比自己家里的节目来的丰富吧!很感恩。谢谢你。

::: 祝大家新年愉快!

Wois said...

新怡:
家在北马。人在亚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