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5, 2007

遗忘

良久没有联络上你,
就如一只风筝与粗线
断了连续。随风而漂流。

也许, 是我已不再期盼任何的
归来。心里 早已 在
夕阳之前,躲在山背,永远不再起来。

如果有一天,心里再出现的,
那只不过是一颗
隐隐作痛的心。



记得当太阳下山的那一刻,
我的心 已被光线刺破,
流出的光芒 也 消失得
无影无踪,已不再现。

17.46 9/1/07

1 comment:

凡奇 Frankie said...

好有层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