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消。失


我背着月亮走。

新月如钩,钩着我的背影,
拉长在阒人的路街。

皓白的月光,撒落在背后。
我不敢回头望去,只怕看到的只有
自己的一张 憔悴的蛋脸。

路上, 冷清清。
凉风,不断侵袭自己虚弱的身躯。
双手紧紧地拥着自己,
已看见 前方的黑暗,
黯然地步入。
而自己消失在 月光的笼罩下。
8.45am 27/12/06

2 comments:

凡奇 Frankie said...

如果写诗让寂寞的心更寂寞,那就找别的东西来做做吧。

Wois said...

我没说过写诗会更寂寞。。。如果会更寂寞,也许是在“享受"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