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3, 2006

寡妇的山

在窗口
遥望 长长的山脉 伸展到海里去。

一座座地伫立在最前线
保护着背后的一座山。

云丝丝地飘浮, 穿插在山中
川流不息。

高山耸立
在原处。我
依然可以清晰的瞭望着
高崖险壁 的
斑痕
从高处流下。

前年,
我已在你的头顶
留下了八公里的脚印。
不知道现在已消失了吗?

窗口的回顾
显然 你还是你。风度飘飘
屹立在那儿不动。
时现时藏。

你 每天以不一样的姿态,
用轻飘的纱布 盖着
含蓄的脸孔
对着窗口内的我
微笑不言。

寡妇呀!看似孤独又不孤独的你
我也跟你
摇个手 微个笑。 7/8/06 黄昏

8 comments:

凡奇 Frankie said...

读了感觉莫名的感动。。。那谈谈的情意在诗中忽急忽缓,断断续续,就像嚼在嘴里的鸡骨。。。不舍丢掉。

Wois said...

有没有那样夸张???

凡奇 Frankie said...

真的,希望你能参加“花踪”征文比赛。

Wois said...

有想过!但我没实力。。。我的想象力没那么丰富。。。不会形容词,这样就输掉了。。。嘻嘻嘻!你会欣赏就好了。。。谢谢支持!

凡奇 Frankie said...

去参加啦,我支持你。

Wois said...

不要xia shui。。嘻嘻嘻!!! 谢谢!又欣赏就好啦!你又不参加?

凡奇 Frankie said...

我?很想,但没本事。

Wois said...

我支持你嘛!!!你没本事,更何况是我?